正文 第八章 蜜月琐事,文华酒店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港娱四十年正文 第八章 蜜月琐事,文华酒店
(读趣 www.duqu.net)    张乐带她们到故宫不止是为了旅游,还为她们准备了中式的大红古装。凤冠霞帔,真的是和古代皇后的那种服饰样子一样的。为了这几套凤冠霞帔,张乐找了故宫不少的人,虽说张乐给故宫捐了不少钱,但这种做嫁衣的事情真的有点过分。

    所以张乐只能多掏钱了,顺带把那些来的人住房什么的能安排就安排一下,这才摆平他们。不得不说,这些人的手艺简直就是无与伦比。卿霞她们穿上更是美不胜收,衣服和人相得益彰。张乐给故宫留了几张卿霞阿君她们试穿的照片,算是给故宫打个广告。

    张乐穿的就是龙袍了,张乐没打算穿以前皇帝的,有钱就彻底任性一回。其实,龙袍,凤冠霞帔更多的还是需要金,要不怎么往衣服上绣金龙,凤凰的。张乐自己还是有一些黄金的,就让故宫熔了来做衣服,如果有剩下的就送给故宫。

    卿霞阿君看了张乐穿龙袍的样子,还问张乐“你是真想当皇上啊?”

    “怎么?认为我当不了皇上?这么说吧,要是太平盛世,我就差不多是王爷那种层次的,乱世,也有能力打个天下坐上皇位。”张乐笑着说。

    “哼,吹牛,那我问你,你是皇上,谁是皇后?”卿霞问了,阿君也好奇的看着张乐,想知道到底谁是皇后。

    “这就和我和你妈掉水里,你先就谁一样,你们两个都是皇后。”

    “切”卿霞直接表示了不屑。

    张乐搂住两个人的腰,又各亲了两人一口,说“你们两个,这辈子我都不会放手的,死也不会。”

    “瞎说什么死不死的。”卿霞把张乐在她腰间的手拿掉,整了整张乐的衣服。

    “好好好,不说了。咱们拍照片去。”张乐带着一群人拍了照片,然后继续多人蜜月。

    桂林山水甲天下这句话真的没错,张乐躺在船头,在这如画般的美景中,张乐觉得自己好像都醉在这里了。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很幼稚的想法,不算多幼稚,只不过和张乐也身价有点不符。

    想到就做,张乐脱了上衣,说了句“质本洁来还洁去”,就一猛子扎到了水中,船舱里的女人们都出来了,张乐从水里出来,看着船上的美女,幼稚的泼起了水。

    泼了一会,张乐才停止了这稚气的行为,不过刚才在水中张乐清澈的眼神倒是让卿霞吃了一惊。因为卿霞从来还没看到过张乐这么清澈的眼神,简直就像是赤子之心。以前,她看到的都是张乐眼中的忧虑,深沉,这种干净的眼神头一次见。

    爬上船,看到船上嬉笑的女人,张乐坐在船头闭着眼睛唱起了歌,“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啊千年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

    “若是千啊千年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卿霞也跟着张乐一起唱了起来,张乐睁开眼就看到卿霞在深情的看着自己,张乐走进船舱,卿霞也不唱了,两个人吻在一起。亲了一会儿,张乐就把另一条船叫了过来,在各种埋怨调笑声中把卿霞阿君之外的女人都赶到了另一条船上。

    这条船上只剩下了阿君卿霞张乐。两个半小时后,船停止了晃动。张乐抱着卿霞阿君,卿霞阿君坐在张乐腿上,三个人额头相抵。张乐把衣服披在她们身上,紧紧抱着她们,怕她们着凉。

    等她们缓过来,阿君才有点害羞的说“我刚才好像出现了幻觉似的,看见了阿乐第一次看我演出时的样子。”

    “我刚才看见的是阿乐第一次见我时候的样子。”卿霞刚才也出现了幻觉似的看到了一个画面。

    “我看见的是,阿君在台上唱歌,我在台下听,然后就是和卿霞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张乐也说了自己的幻觉。

    “那时候我到香江唱歌,听众就认识你一个人,我就看着你,就觉得很安心,很踏实。”阿君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我看到的就是你第一次赴港演唱?”张乐听阿君说完就惊讶的问。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你刚才看到的是我那次演出。”阿君被张乐一问,自己也有点搞不懂。

    “我看,应该是咱们心意相通了,你说的我们两个抱在一起是咱俩唯一的一次吵架后的事吧?”卿霞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嗯,你身上还穿的戏服。”张乐没想到,竟然真的心意相通了,真的是神奇。

    “好了,走吧,该回去了。”卿霞穿上衣服,看着张乐说“回港。”

    张乐点了点头,好像真的心意相通了,不过也就是长期相处的默契,彼此很懂。

    回香江就不像在内地玩这么兴高采烈了,路上大家都东倒西歪的,都玩累了。回去了,也是各人回各屋,睡觉去了。

    一行人在下午到家了,卿霞阿君她们都撑不住就回屋睡觉去了。张乐暂时不困,就打算看电视,翻了翻没什么好看的,就做晚饭,做好晚饭就给公司打电话,看看有没有什么事。

    那边秘书说了一堆,都是日常的事没有什么大事。张乐又问了问旗下艺人最近的情况,一切正常。张乐一看没什么事就叫卿霞阿君她们吃饭,吃了饭卿霞阿君她们还是懒洋洋的,张乐就陪着她们,直到她们又睡着了。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响了,张乐拿起电话,问“哪位?”

    “老板,我是文华酒店黎炳佩。”

    “有什么事?”

    “哥哥到这里了,要了间顶楼的房,我看他的心情好像不是太好,老板以前说过哥哥来的话就告诉你,所以情急之下就给您打了电话。”

    张乐看了看旁边的钟表,不到八点,对着电话那头说“你给他送瓶酒。说是一个朋友送的,让他等一会,不要说是我送的。我马上过去。”

    “好的。”

    放下电话,张乐叹了口气,就往酒店赶。

    张国容此时正站在窗边看风景,心情比较低落。人有时候就是会钻牛角尖,哥哥此时就是自己钻了牛角尖。侍应生送了瓶红酒来,说是一个朋友送的,马上就来,让他等一会。国容看了看酒,笑着对侍应生说知道了。

    张乐在以前就把文华酒店买了下来,主要是为了公司方便,但也有救哥哥的意图。

    等张乐赶到,还好,黎炳佩已经把酒送过去了,张乐也急忙乘电梯上顶楼。

    “笃笃笃”张乐敲门,张乐敲了三下,门就开了。

    “我就知道是你,阿乐。”国容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只不过脸色很憔悴。

    “先请我进去吧,”张乐坐到椅子上又问“怎么猜到是我的?”

    “直觉”国容倒了两杯酒,给张乐一杯,坐到另外一张椅子上,说“真是麻烦你了,刚度完蜜月就要来找我。”

    “有什么麻烦的?你这人啊,就是总为别人着想,怎么不多替你自己想想。唉。”张乐拿起酒杯慢慢的晃着。

    “我自己又没有什么事的。”国容笑了,不过是苦笑。

    “唉,真是……算了,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张乐不是个擅长嘴皮子的人。

    张乐喝完了杯子里的酒,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打算离开。走到门口,还是不死心,又说“个人建议,你如果真的不想在娱乐圈混了,或者要休息,可是试试去武当山之类的去清修一阵,会想明白很多事的。先走了。”

    “我会尝试的。”国容送张乐到了门口,又妥协似的说说“可能我真的比较在意别人看法吧。”

    “人,只需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就好。不能活在别人眼里,那样会累死的。”张乐走了,不过没有走出酒店。

    张乐也在文华酒店要了间房,就怕国容想不开,外人怎么说还要看他自己怎么想,想通了一切好说,要还是钻牛角尖,那很可能要上天台了。

    张乐等了一夜,熬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没有任何事发生,张乐松了口气,吃了早餐,打算回家去。

    卿霞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张乐回来,就问“干嘛去了?我记得你很少早起的。”

    “昨天睡够了,今天起的早,没事干,就出去转了转。”

    “吃早饭了吗?”

    “吃了,酒店吃的。”

    接下来几天,张乐一直在关注国容,还好,国容去内地了,张乐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

    又过了几天,吃完晚饭,卿霞和张乐在沙发上看电视,张乐靠在卿霞肩膀上,说“我保险箱最外面密码是你生日,里面的是阿君生日,你一会帮我把最上面的那个笔记本拿下来,我先靠着你眯会。”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卿霞一开始以为是张乐吃饱了困了,过了一会儿推了推张乐,说“阿乐,起来了,我肩膀酸了。”张乐没反应,再使劲推了下,张乐还是没反应,反而是直接倒在了沙发上。卿霞一看不对,赶紧把张乐送到医院去。

    张乐又昏迷了,但这次更严重了,呼吸都很微弱,其他的生命体征也到了死亡边缘。

    卿霞又想起来张乐的话,回家打开了张乐的保险箱,拿起了最上面的笔记本,笔记本第一页只写了两个字:遗嘱。

    卿霞翻过第一页,看到第二页密密麻麻写的全是字。开头第一句: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应该是又昏迷了,或许永远不会醒过来了。不要哭,哭不会起任何作用,只会让我担心你。

    卿霞此时倒是没有掉眼泪,继续读了下去。

    张乐在笔记本上写着:先说一下公司吧,暂时用保守战略,稳妥点,到97年看时机行动,具体行动方案我在第二个笔记本上写了,可以到时候再看。

    对于公司,你和阿君各拿40%,不过阿君的40%暂时由你保管,你可以先试着学习学习,不行的话和莉智一起管公司,莉智一直在管理层,有她帮忙你会轻松很多。当然了,袁天帆霍健宁邹凯旋俞峥乐易灵岑建勋都是很不错的管理人才,他们也会对你有很好的帮助。

    至于背叛,应该不会,毕竟李超人和他的大儿子都死了。(李超人被张自强炸死了,没收到赎金,李超人长子也被撕票了。)香江能让他们甘愿委身的已经可以说是没有了。

    如果我没事的话,也不需要你来这和战场没两样的商场里了。当然了,没有如果。一切要靠你了,实在扛不住的话,那就把那些不重要的部分卖掉,集中精力管重要的部分。至于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霍健宁很清楚。

    公司80%分给了你和阿君,剩下20%里,袁天帆霍健宁各拿5%,当然了,你也可以自行决定再送他们一些。剩下最后的10%,就分给小敏,組贤,若僮,嘉欣,慧琳。

    内地的就留给何晴,陈红她们,我在佳慧的美容公司占的股份就全送给她好了。另外还有黎孜,蔡绍芬的债都抹了行了,不过她们的片约还要留着。

    剩下的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是和谁合作的,就把股份送给那家好了。奢侈品代理的部分送给慧琳好了,她喜欢那些东西,就送给她吧。

    对了,我给阿君小敏写了很多的歌,让她们保持一年一张专辑的速度就行,这些歌可以早点唱,注意我在每首歌后面写的年月日,最晚也要在我写的日期之前就把歌出来。

    我保险箱里另外几个笔记本就是写的之后的发展策略,可能你看了以后会很惊讶,但,答应我,无论多么惊讶,也要把那些东西埋在心里,笔记本也不要让别人看到。

    公司每年的利润你可以存起来,事实上,存起来只能让钱贬值。我还是更想你去拿钱可以进行投资,就算赔了也没关系,涨经验。建议你就去内地买地盖楼,魔都,燕京的,多买地,多盖楼,尽量出租。

    你还可以看看我的笔记本里写的其他投资内容,你看到后不要惊讶,这都是我的合理推测,当然了,还是保密。

    以前事事都有我,以后就靠你了。

    卿霞看到这里眼睛红红的,即使张乐立遗嘱,字里行间还是可以体会到对她的关心担忧。

    不过,继续看下去,她反而笑了。因为张乐下面写的是:遗嘱写到这里,突然觉得,你自己拿主意行了,我写了那么多你不听也没用啊,还是你自己看着办吧。

    另外,连载小说的事情,我已经写了《雪中悍刀行》,长着呢,可以连载一段时间。

    对于我的死讯,或者说是我的永久休息,还是你拿主意,公布与否都自己决定。

    最后,真的最后,我爱你,还有替我给阿君说声,我爱你。

    如果,将来真的遇到有感觉的好的人,再嫁也行,其他人也一样。你们幸福就行。

    开通VIP,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港娱四十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港娱四十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港娱四十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