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张蓉蓉上门寻药者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戏精世子寻凰记 第八十八章:张蓉蓉上门寻药者
(读趣 www.duqu.net)    “那阿肆今日应该也收到了诏书。既然是被人故意安排进宫,就这样放任她去吗?”月栖问道。

    子焰和茫崖对视一眼。子焰说道:“先不要打草惊蛇,我们还不知道他要干嘛。盲目的处理了阿肆,我们便更加不知他的意图了。现在我们连背后的人是谁,都还没有搞清楚。”

    月栖点点头,这里面的关系太过复杂,但月栖有种感觉,很快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想到这里,月栖不由的往子焰身边靠了靠。子焰见她心神不宁的样子不免有些心疼,握住她的手,给她以安慰。

    茫崖上前,在那陈二狗身边探寻了一下,还是一无所获。于是便一掌拍下,震在了陈二狗的脑袋上,顿时,陈二狗全身都被冻成了冰块,再一用力,便细细碎碎裂开来,竟然碎成了粉末。

    处理了陈二狗,茫崖掏出一枚帕子,仔仔细细的擦了擦手。

    子焰又问道:“押那些人去天牢,你觉得是谁的意思?”茫崖知道子焰有所指,但,无论如何,他还是不想去质问王上。于是摆摆手,示意子焰不要继续说下去。子焰也识趣,不再提及。

    张扬从疼痛中醒来,已是夜晚。侍卫们早已将他送回了将军府。张夫人和张蓉蓉伺候再旁。两人哭得是梨花带雨。

    见张扬醒来,张夫人这才上前痛哭道:“夫君这是犯了何事啊,怎的就惹的世子这般下狠手。”

    张扬一动,背上的伤就拉扯的疼痛。不由得龇牙咧嘴的。张蓉蓉也是心疼极了,忙问再旁等候的大夫:“你配的药怎的还不见效?爹爹这般疼,你这庸医… …”

    还未说完,便被张扬打断:“蓉儿。”

    见张扬呼喊,张蓉蓉忙上前去说道:“爹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扬眼里划过一丝狠辣,问道:“今日颁诏,王上给了你什么位份?”

    “自然是妃位。”张蓉蓉略显傲娇的说。

    张扬想起他和王上的交易,这才放下心来说:“答应爹,一定要做王上最宠爱的妃子。否则,爹爹今日所受之苦,皆白挨了… …”强撑着说完这句话,张扬便又晕厥了过去。

    张蓉蓉慌忙大喊:“大夫!!”那大夫早就听闻张家父女为人嚣张跋扈,今日听闻是将军受伤要请大夫,他是死活都不愿意来的,奈何财迷心窍,受不了诱惑,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但张扬的病症又十分古怪,这才把自己架了上去,进退两难。大夫上前替张扬又把了把脉。无奈的摇摇头,这一摇头,却激怒了张蓉蓉,抬手便是一巴掌打在了大夫脸上。

    吓得张夫人一个趔趄。却也不敢上前阻拦。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小的只是肉体凡胎,诊治寻常病症并无难处,只是将军这病蹊跷,须得精怪药者救治才行,小姐快命人去寻吧。”

    听完大夫的话,张蓉蓉连忙找来仆人,去乐泱药坊请人,她知道长参的名号可是响当当的。派出去的人,很快便折回了。不要说请人,就连大门都不曾进去。

    “小姐,那乐泱药坊的人傲慢的很,连门都不让进。只是说长参药者不在去了王府。便把我们打发了。”下人战战兢兢的回复着。

    一听是王府,张蓉蓉便再也坐不住了转身对大夫狠狠说道:“我去请药者,在我回来之前,务必保全爹爹的性命,不然我杀了你满门。”

    “蓉蓉,你这是要去哪里。”张夫人看着有些发狂的张蓉蓉,害怕极了。张蓉蓉不理她,甩开她扯着自己的衣袖嫌恶的瞪了她一眼便大步流星往外走去。

    不一会张蓉蓉便坐着马车到了王府门前。上前自报家门想要见茫崖世子,却被侍卫拦在了门外。

    月栖等人回了王府,便和王妃商议着为鸢尾准备东西的事宜,长参也因为受子焰吩咐,去了王宫为初羡把脉有了结果,便早早来王府候着。

    几人正坐在院子里说话,却被外面跑进来的传话侍卫打断:“启禀世子,张扬将军府的大小姐在门外求见。说是要世子救将军一命。”王妃不知白日里军营发生了什么事,忙让人前去请。

    茫崖想拦,却还是迟了一步。张蓉蓉听到王妃应允她进去,心头大喜。受侍卫指引来到了院中。见月栖和鸢尾坐在王妃身侧说说笑笑的,心中怒火不免又多了几分。

    茫崖铁青着脸,坐在栏杆处。对过,正是那长参药者。张蓉蓉走进院子,早已是哭的泪流满面,眼圈都红了。

    哭诉道:“世子不知家父今日犯了何等过错,让世子下此狠手?”

    茫崖本来就不善与人交际,看见女人哭,更是烦闷,看了琥珀子焰一眼,发觉子焰并不打算帮自己说什么只得硬着头皮说:“将军僭越职权,我只是命人按军规处置。”

    “爹爹年纪大了,怎受得住世子如此惩戒,现如今已经人事不省了,还请世子网开一面让药者随我去看看吧。”张蓉蓉恳求道,她面对茫崖实在是没有了往日的骄傲。

    茫崖为难的看了看长参,长参却做出一副莫要挨老子的状态,转过身去喝起酒来。茫崖无奈的摇摇头说:“我并未要求旁人不许提将军疗伤。药者也并非我府上人。姑娘还请自己和药者商议吧。”

    说完起身,便要往外走去。路过张蓉蓉,她却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冷不丁被她一把抱住了腿,茫崖顿时僵住了。刚想甩开却听张蓉蓉小声说道:“世子看在蓉蓉对你痴心一片的份上,就请世子… …”

    话还未说完,茫崖便用力抽开腿。转眼就没了踪影。只留张蓉蓉跪坐在地上一脸绝望。

    子焰八卦的动了动耳朵,一脸玩味的笑容看着月栖,月栖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

    “你这老儿,既会一身医人的本事,也做着药者的行当。随她去看看罢。”王妃看张蓉蓉实在哭得有些可怜,不免动了侧影之心,虽然茫崖处事向来自有分寸,但自己还是觉得他太过小孩心性。于是劝解长参道。

    长参替初羡诊脉,是受制于子焰,对于其他人,他才不讲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套虚假说辞的。只是既然王妃都开口了,自然是要卖些面子的。

    便一脸不悦的说道:“我这一把老身子骨,迟早要被你们一家给卖了。”众人见他老顽童似的,不禁都笑了起来。只是这一张张面孔上的笑容,在张蓉蓉的眼里,都变成了对她的嘲讽。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戏精世子寻凰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戏精世子寻凰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戏精世子寻凰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