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351章:神医谷对外发言人(21)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之不服来战呀正文卷 第2351章:神医谷对外发言人(21)
(读趣 www.duqu.net)    最终,胡老爷被“留”了下来,而他的仆从们则被打发回去筹银子。

    胡老爷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进了神医谷,一些打探消息的人顿时看的瞠目结舌:原来还可以用这样方法混进去。

    感觉自己找到了诀窍,这些人纷纷给自己身后的势力送了信。

    可惜,他们很快便发现自己想多了。

    就在第二天清晨,众人便见腰上被栓了一条的大铁链的胡老爷,扛着一条大扫把,站在神医谷门口扫落叶。

    已经传讯回去的众人:“...”艹,得把送信的人追回来。

    胡老爷的家距离神医谷不算近,当他家人过来接他时,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

    与来时相比,胡老爷此时的模样狼狈极了。

    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整个人处于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

    他的正妻胡夫人看到他这幅模样后顿时落下泪来:“老爷!”

    胡老爷这些天一直都在打扫卫生,没有了锦衣玉食,没有了绫罗绸缎,有的只是每天早上一碗恶苦的汤药,以及一天两个馒头。

    药苦,他心里更苦。

    每次喝药的时候,他都能回忆起媳妇孩子围绕在他身边的画面。

    身上的痛苦并不算什么,关键是这些人还在精神上折磨他。

    为了方便劳作,他一直同几个小弟子睡在门房里。

    每天晚上,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入睡十,总能听见小弟子的窃窃私语声,他们说他的家人不要他了...

    刚开始,他还会同这些人争辩,可慢慢的,他放弃抵抗了。

    由于家人迟迟不过来救他出火海,他开始怀疑,那些人是不是真的放弃他了。

    毕竟,赎他要花一大笔钱。

    如果他回不去,那么这些钱,足够那些人吃香喝辣一辈子了。

    这种情绪在心里不断发酵,就他慢慢绝望的时候,胡夫人来了。

    夫妻俩顿时抱头痛哭。

    胡夫人确实很忙,当知道胡老爷因为欠钱被神医谷扣下后,家里人瞬间炸了锅。

    于是,胡夫人当机立断的以要筹钱救胡老爷为名,将那些妾侍姨娘和庶子都打发出去。

    看到自己分到的那一点点财产,妾侍们原本还打算闹,可胡夫人却比她们先闹了起来。

    一个不愿救老爷的名头扣下来,妾侍连哭带嚎的被拖到了庄子上。

    而他们的臭名声,则被所有人记在心里。

    打发完这些碍眼的东西后,胡夫人在救与不救的纠结中徘徊了整整两天,之后才终于下定了决心。

    虽然自私贪色又绝情,但毕竟是她丈夫,总不能真将人丢在神医谷,等传出去她儿子也没面子。

    于是,胡夫人来了。

    可以说,胡夫人来的时机刚刚好。

    胡老爷感激涕零的跟胡夫人走了,不但没提起小妾的事,还赌咒发誓的要对胡夫人好。

    胡夫人则是看着胡老爷那张脏兮兮的老脸不停叹息,二十万两银子,就换回这么个糟老头子,她真的是疯了。

    至于胡老爷所说要一辈子对她好的话,却是半点不信。

    却不想,只打从神医谷回来后,胡老爷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虽然,他依旧怀疑有人想要害他,但却再不怀疑胡夫人。

    甚至就连以往沾花惹草的毛病都被扳了过来。

    胡老爷的毛病,在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

    知道胡老爷身上的变化后了,总有人将胡老爷的事,当成笑话说给家里的妻子听。

    虽然男人们将这事当成了笑话,可女人们却品出了其中滋味,细细打听之下,神医谷的名头便悄悄在贵妇圈中传开了。

    如果真能让男人对自己死心塌地,二十几万两银子其实真不算贵。

    别忘了,人家还给胡老爷解毒了呢!

    靳青跟在夏乙身边学习制药,想到胡老爷的事,靳青忍不住问道:“你给胡老爷喝的是什么啊!”

    夏乙一边配药一边说道:“黄连。”

    声音顿了顿,夏乙又补充了一句:“百年份的黄连。”

    虽然挨了顿打,但夏乙对靳青倒是没有什么隔阂:毕竟是个孩子啊!

    靳青不理解的抓抓后脑勺:“有什么区别么!”

    夏乙捻起一撮药粉放在嘴里尝了尝,旋即又吐掉:“特别苦。”

    那人确实是中毒了,而且是心毒。

    靳青:“...”感觉这话不知道应该怎么接。

    夏乙却走到靳青身边,轻轻拍了拍靳青的肩膀:“医人先医心啊!”

    靳青认真的点头:“什么额意思!”

    夏乙:“...”没意思。

    707却叹了口气:“宿主,他给你下毒了!”

    这人不但报复心强,关键是作死。

    靳青闻言双目圆瞪:“为什么老子没感觉到。”

    按理来说,她应该能轻松分辨周围人的善意或者恶意才对啊!

    707叹了口气:“因为他对你没有恶意,而且从根本上说,这东西对身体有一定好处,只是样子不好看。”

    果然是当爹的,再生气也不会对女儿下死手。

    靳青伸手拿过一旁的铜镜,整个人瞬间不好了,只见她原本如同带了眼罩的脸,已经变成全黑。

    靳青咧咧嘴:牙倒是挺白的!

    随后,靳青飞快的从窗户冲了出去,一把勾住夏乙的脖子:“纳命来!”

    707:“...”光说不练,你倒是动点真格的啊,一天到晚雷声大雨点小,你这是帮人家强身健体呢么!

    自从夏甲和夏乙出诊后,神医谷的生意也慢慢好了起来。

    以前想看病需要满足神医谷的一切条件,而现在,只要有钱就够了。

    如此一来,江湖上对神医谷的怨愤也少了很多。

    毕竟都是要脸的人,以前大家可以同仇敌忾的怨恨神医谷因为各种原因不接诊。

    可现在,当神医谷接诊标准变成钱后,很多人便闭上了嘴。

    毕竟谁都不会承认自己穷,虽然还有一些人以神医谷歧视普通人,不给普通人治病机会为由意图攻击神医谷,却也没掀起什么浪花。

    因为人家是明码标价的,如果他们什么人都救,那让花钱的人情何以堪。

    渐渐的,江湖上又传出了另一种说法,那就是神医谷富可敌国。

    靳青并不知道自己给神医谷惹了麻烦,她现在正蹲在小木屋门口,偷听夏丙给人看病。

    而她的腋下,还夹着靳不屈的脖子。

    ---------------------

    朕好像已经习惯日万了!

    真可怕!!!!!!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之不服来战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之不服来战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之不服来战呀》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