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28章 金鹏残壳(求订阅月票)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剑开福地洞天正文卷 第128章 金鹏残壳(求订阅月票)
(读趣 www.duqu.net)    原始秘境第二层,依然是一个方格。

    但相对于此前所见的第一层,毫无疑问大得多的多......

    陈浮生凝视着天地桥下的广阔方格,目光所见,也是近百个白光分布,代表着灵刺舍的方位。

    然后还是蜉蝣般显示的阴魂噩孽,以及兽状显示的妖怪妖兽。除了数量更多,与第一层没什么区别。

    唯一值得关注的,是共有两个红光!

    陈浮生再才起了兴趣,仔细窥探方位,记忆路径。

    其实对于目前他的实力来说,这个原始秘境内,他感兴趣的东西并不多。

    一来是受限于修行派系,只能取自己所需。二来是目标紧盯最好的东西,其余的灵物精华等,只能弃之不理。

    绝大多数修行者,此次原始秘境之行,或许是今生最大的收获。但对于类似陈浮生这样的绝代天骄来说,只不过是短暂的一个旅程。

    更何况如今只是大荒试炼的第一阶段,不可能首先试炼,便抛出令所有人都疯狂的好处来。

    陈浮生懂这个道理,所以并不贪多,只找最好的下手!

    他深深的记住地图路径,以及最重要的两个红光机缘。然后果断闭目,心中挥动离开念头。

    须臾,一切束缚消失后,陈浮生睁开眼睛,返回了所在的废墟中。

    瞧了瞧夜幕深沉,陈浮生坐着休息片刻。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立刻意念沟通狲喉:

    “你为何将那只海猿留了活口?”

    半晌后,狲喉再才发出一个字音:

    “同!”

    陈浮生微微一怔。

    通过心灵上的特殊联系,他立刻明白这个意思。

    狲喉的意思是,海猿与它是同类......所以,起了怜悯心,并没有杀生,而是留着。不过,为了陈浮生的拘灵,仍是放出做了诱饵......

    陈浮生的心情,立刻有些感慨。

    直到此刻,他这个“父亲”,再才能够明白,其实狲喉也应该是有同类的......

    虽然狲喉自己也不知自己是属于什么,河童也不知,陈浮生也不知......但它毕竟是活生生的“生灵”,也有感情。

    它并不是噩孽,也并不是妖精鬼怪......而是上古浊气孕化,不知根底的异种“生灵”。

    “你觉得你是猿猴之种吗?”陈浮生在意念里问道。

    狲喉没有出声,似乎它自己也不明白。

    但在心灵的联系波动上,陈浮生感觉到它的微妙想法。只是自身有些与海猿相似,因此产生了怜悯。

    陈浮生不再多问,默默沉思。

    “狲喉上半身仿佛猴躯,下半身仿佛蛇躯......它的根底,究竟属于什么?”

    想了想,陈浮生也毫无头绪。连河童都无法解释的谜,看来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细细探寻。

    但同时陈浮生也隐隐有个感觉,狲喉自从进了原始秘境,好像并不那么活跃。似乎处于某种进化中......

    这应该是好事,毕竟它从诞生起,到如今,已经吞噬了太多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陈浮生正在发散着思维,突然身边蓬蓬蓬,一顿光华乱冒,迸出一堆灵刺舍。

    河童传音道:“我正在融合鲲蛇髅,这些是剥落的灵刺舍,不要浪费。”

    说完,又再沉默,继续捣鼓它所谓的法门。

    陈浮生一按耳边,狲喉黑气卷出,毫不客气地收下。

    有了这一堆灵刺舍,陈浮生手中已经有了数量可观的存货。

    “还差几十根,继续!”

    无论是借助瑶芝芝的“炎帝长生经”,增加灵窑之瓣,还是留着等试炼结束做为成绩,灵刺舍多多益善。

    陈浮生休息片刻,又再毫不犹豫地出发。

    虽是深夜,虽是人人畏惧的陌生环境。

    但对于陈浮生来说,脑海中深印着地图,无论何方,也只是远近的问题,没有任何阻碍可言。

    如此一路前行。

    陈浮生寻找白光之余,也会偶尔采集一点异花异草,以及沿途可见的灵物,做为炼丹的材料。

    运用“墟虚鼎”进行炼丹,陈浮生已经颇有心得。只是受限于材料,还没到全情全力炼出绝世好丹的程度......

    当然,道门炼丹乃是神将境界,以及将来更高境界必不可缺的大手段、大神通。在必要的时间内,也须时时磨砺,不可松懈。

    除此之外,陈浮生也需要捕捉一些强盛的噩孽,做为炼制符箓神魄的材料。

    只是可惜,没能碰到比肩神将的右轮噩孽。否则,倾力抓到手,炼出的神魄,绝对可将初代符箓又提升强大威力。

    如此一路搜寻,一路琢磨,一路炼制材料。

    不知不觉间,居然渡过了在二层的第一个夜晚。

    接下来的白天和黑夜,陈浮生更是加紧速度,不断四处纵掠,开启自己的疯狂搜刮之旅。

    一天。

    两天。

    三天。

    整整三天时间,陈浮生收获破丰。

    他手中存储的灵刺舍,已经达到惊人的七十多根。因为在下二层时,还没来得及分配给姜泥、瑶芝芝,所以全在他手里。

    约莫在接近又一个傍晚的时侯,陈浮生再次找到一个白光所在。法力涌动,飞身攀登上了孤峰。

    第二层的灵刺舍分布,与第一层完全不同。

    一层都是在地底下,在各种古怪的祭祀圈里。而二层,则是在半空,在各种古怪的孤峰顶端。

    同样是祭祀圈内,但寻找的难度极大增加。

    这也是陈浮生一路以来收获破丰的原因,毕竟没多少人像他这样,识途如蹈平地,眼中只盯着目标,毫无错漏。

    登到孤峰顶端,陈浮生娴熟无比,法力全开,一剑斩开了祭祀圈。果然,又一根灵刺舍浮现,被他收入囊中。

    突然!

    花香阵阵袭人,各种花蕊弥漫铺呈而来。

    “陈白师兄!”

    瑶芝芝从花蕊幻影中,惊喜地踏步出来。

    陈浮生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又见到了瑶芝芝,立刻欣喜: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瑶芝芝眨了眨眼睛,但显得略有些羞涩,低语道:

    “此前......此前,我为师兄造就新生灵窑之瓣......毕竟是我的天赋神通,所以,会有一缕花香......”

    她说着,随即又摇手道,“师兄不要误会!此花香除了我,谁也窥探不到。而且,而且也只有三四天的残留,过后便消失了,你无须担忧......”

    陈浮生微微点头,并未表示不满。

    毕竟瑶芝芝真要存心留下线索,也绝不可能在三天后,再才找过来。

    “我已经有足够多的灵刺舍,瑶姑娘,可否再次施手?承诺的那些,我必当给予,绝不反悔。”

    陈浮生话音未落,瑶芝芝便笑道:

    “陈白师兄,我深信你的为人。即使我没有找到你,也相信你会给我留着的......”

    “好,话不多说,咱们还是开始造就新灵窑之瓣。秘境时间不多,不可耽误。”

    二人已经有了默契,当即盘膝相对坐下。

    陈浮生则是按了按耳边,一挥手,蓬蓬蓬......大量的灵刺舍垒积而出,几乎占满了孤峰顶上的这个山窟。

    瑶芝芝虽然猜到陈浮生可能收集到一些,但也未想到会是如此之多,暗暗咂舌不已。

    她定了定心,凝神静气,开始施法。

    依然是之前的过程,瑶芝芝运用“繁花千诀”,配合“炎帝长生经”,将手掌按在陈浮生心膛前。

    时间缓缓过去。

    从傍晚一直到深夜,瑶芝芝拼尽全力,炼化了二十七根灵刺舍,又再造就出新生的二十七瓣灵光。

    加上此前的十八瓣,陈浮生便已经拥有了五倍奠基的能力。

    “陈白师兄......”

    瑶芝芝疲惫虚弱的说道,“既是相逢,你我也无须多说什么客套的话。距离秘境结束,还有最后三天......”

    “两天内,我会竭尽全力,为你造就更多的灵窑之瓣......”

    陈浮生见她如此疲惫,正要开口。

    瑶芝芝却是摇头:“无须多说,此事我已有决断。趁此刻灵刺舍还有结余,不可耽误,以免错过机会......”

    ......

    又是整整两天时间过去。

    瑶芝芝遵守承诺,以灵丹进补,恢复精力。持续为陈浮生进行炼化灵刺舍,造就新生灵窑之瓣。

    接近第六天的傍晚,终于是达到了总数九十瓣。

    整整十倍灵官奠基,大功告成!

    如若此刻陈浮生开始晋升灵官,那便有极大的希望,达到五境之后,开始冲击枢神将的境界!

    “多谢瑶姑娘的慷慨大义!”

    陈浮生隆重对瑶芝芝报以谢礼,同时心里颇感歉意。

    因为瑶芝芝只字不提索取,将所有存储的灵刺舍,全都毫不犹豫地炼化,用在陈浮生身上。

    此刻手中,再无一根留存,全都耗尽。

    瑶芝芝吞服了又一瓶灵丹,恢复了精力后,再才带着些许疲惫,微笑道:

    “还有第三层秘境,还有一天一夜的时间。我相信师兄,必然还是会完成承诺......”

    她说着,竟是站起身来,笑道:

    “此次运用‘炎帝长生经’,我突然偶有所感,或许在前方,有一些我需要的机缘。”

    “陈白师兄,若能相逢,在第三层再聚!”

    她也不等陈浮生说什么,伸手挥出花蕊幻影,霎那纵身而下,消失于远方。

    陈浮生默默站在孤峰上,送别瑶芝芝离去的身影。

    恩情自然要报,相聚终有时。

    他将感激之意深记在心中,恢复片刻,立即也是毫不犹豫,向着最近的红光点赶去。

    这是一个位于极端恶劣环境内的晦暗矮峰。

    四周是大量繁茂,但是处处腐朽的高耸密林。以及连绵重叠的嶙峋石柱,再加秽恶的迷雾沼泽。

    周边大量阴魂噩孽肆虐,间或有凶猛妖兽出没。

    依靠“白泽无漏”的遮掩,以及狲喉黑气的无可匹敌,陈浮生一路有惊无险,最终攀登上了这座矮峰。

    仍是顶端的隐秘山窟内。

    陈浮生纵身而入,打量窟内环境。

    比起外界的险恶丛生,这山窟内显得略干净。大量远古祭祀的痕迹,处处可见。不知经历多少岁月,仍然缭绕着沧桑的原始洪荒气息。

    陈浮生并不知道这个红光机缘,代表什么。

    既是必争之物,无论发生什么,也要奋力争夺。

    按道理来说,此地的险恶和隐蔽,比他实力低的,绝不可能进得来。

    虽然空无一人,但他也未放弃警惕。以剑刃凝视自己异色双瞳,感到眼睑蚀痛,立刻抬眼仔细观察。

    确有其物!

    对面尽头的残缺祭祀台前,山壁上,隐隐有耀眼的红光流转闪烁,显示出轮廓方位。

    陈浮生缓缓迈步前行。

    但是他的目光逐渐下移,不动声色地盯着地面。

    除了山壁上隐现的耀眼红光之外,地面上,突兀的显示着更加微弱的纵横虚线。

    这虚线,一看便是法力波动。

    并且,形成陷阱般的感觉。

    陈浮生已是身经百战,不知闯过了多少艰辛险阻。眼前地面的法力波动,对于此刻的他来说,毫无秘密可言。

    他的脸色心情丝毫不变,手指已是一弹。

    蓬~~

    法力玄炁打出,化为符箓,瞬间将身前的法力陷阱,打得溃灭。

    “好手段!”

    一个声音,响在陈浮生身后。

    来者是一位穿着灰色袍服,看似毫不起眼的年青修行者。但目光锐利,浑身含蓄凛冽杀机,与普通的外貌毫不相符。

    “猎家?”

    陈浮生平静自若地转身,凝视这个不速之客。

    “你是第一个窥破我猎家陷阱的人!荆某手中,不杀无名之辈。”

    来者现身,止步,淡然瞧着陈浮生,冷漠的语气道:

    “我也从未见过你,神嗣寰榜上,应该无你之名。说,你是何来路?为何会来到此处?”

    陈浮生看着这个浑身自信的猎家修行者,微微一笑。

    旋即,法力全开!

    十倍灵窑凝聚的气运丹朱,全数迸发!

    无间龙雀。

    剑起!

    直接一剑“怒霆”!

    瞬间,剑起之后,再起“劫灭”!

    刹那无声雷霆已经密布猎家荆飞的头顶之上。

    一道虚无的裂缝,顷刻显现于荆飞身后。

    杀劫之劫弥漫而来,禁锢周围一切动静。

    “这......”

    荆飞感到从所未有的殒命危机!

    他万万没想到,眼前的无名之辈,说动手便动手。而且一出手便是凶残无比,远远超过他的承受能力。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至极!

    神嗣寰榜上并不存在的无名人,竟强到如此程度?

    当此之际。

    荆飞恐惧骇然,几乎连念头都凝固。

    他在心神崩溃的霎那间,奋起拼命求生意志,一指点在心膛,噗的鲜血迸射,心血精粹毫不迟疑地打出。

    他捏断了左指三指,嘴中喷出一粒金烁耀眼的铁矛尖。以极迅如电的速度,臂张如弓。

    “吾血,换命!!”

    荆飞奋勇暴吼。

    心膛心血精粹、担碎的手指、吐出的金烁矛尖,如若闪电之形、闪电之势,凝结为箭矢。

    轰~~

    这是他倾尽全力,倾尽所能,以命换命的一箭。

    轰隆雷鸣,射向陈浮生。

    喀嚓~~

    喀嚓~~

    但是,荆飞换命的这一箭,射至中途,便被杀劫之劫,绞得破碎开裂。而他整个人的身躯,也遭受雷罚剑气,开始溅血开裂。

    还未等荆飞从骇然惊惧的反应中回过神。

    一块金黄大砖,毫无花巧,迅速占握了他的眼瞳视觉。连一丝风声也未带起,转眼便砸到脸上。

    噗~~

    鲜血喷溅,猎家最负盛名的天骄之一,荆飞的头颅被砸得粉碎。

    扑嗵,无头残躯倒地,当场毙命。

    呼......敲门砖折返而回,落入陈浮生手中。

    陈浮生收起敲门砖,瞧了瞧地上残尸,摇头道:

    “我最不喜欢黄雀在后,只能说你倒霉......”

    狲喉黑气卷起,毫不客气地收了残尸。

    场面恢复了安静,只有地面的血,诉说着发生何事。

    陈浮生继续转身迈步向前,窥探山壁的红光显影。

    胸有成竹之后,他再起无间龙雀,再次法力全开,焚天剑意加上真火大势,徐徐斩向山壁。

    仍然是此前有过的经历,山壁被斩得开裂,然后是黑幕荡漾而开,一个璀璨夺目的金色光芒,在深处绽放光辉。

    无穷浓郁的原始洪荒气焰,宛若潮水一样,汹涌奔出。

    陈浮生心中警兆大起!

    毫不迟疑,他挥出一剑,挡在身前。

    顷刻,背后的“圭由神甲”纯白防御,亦是蓬的一声激发,挡了一次无声无影的侵袭。

    锵锵锵锵锵......

    大量密集而刺耳的声音,全都撞击在龙雀神兵上。

    陈浮生如遭雷击,一步步后退。

    最终,这一轮突如其来的攻势,渐渐衰弱、消弥。

    陈浮生缓缓松一口气,心有余悸。

    若不是他有神兵、神甲,再加上磅礴绵长的法力可耗,有气运丹朱加持......

    仅凭这一轮原始洪荒气焰的汹涌暗潮,便能将他当场撞为齑粉。

    此乃神将一击!实力稍差些的,死不瞑目!

    “不愧是红光机缘!这才是代价值得的好处!”

    陈浮生恢复了平静,再次迈步向前,窥探山壁黑幕深处的璀璨金辉。

    “咦?”

    “一枚蛋壳?”

    陈浮生仔细观察,不禁有些疑惑。

    可以看出,璀璨金辉之中,隐约包裹着残缺的“蛋壳”。

    蛋壳,外形似禽蛋。并不大,宛若鹅蛋大小。

    但却是残缺的,只有一半完整。另一半显得支离破碎,被金辉缭绕缠缚着,牵扯着,因此没有碎裂崩溃。

    陈浮生小心翼翼,极为谨慎,伸出无间龙雀,以剑尖将这枚蛋壳,徐徐托了出来。

    霎那,整个山窟内,金光大盛!

    就如同一颗金辉小太阳,闪耀于陈浮生眼前。

    有光,却无炙热。极至炫目,令人欲盲。

    “咦......”

    河童也被惊动,突然遁身出来,围着蛋壳绕了一圈,迟疑不定的说道:

    “看起来......有些像是‘六翼金鹏’的血卵......可是,可是这也太小了吧......我曾见过金鹏纯血卵,至少也有这个山窟般大!”

    “金鹏?六翼金鹏?”陈浮生一听这个名字,就觉得非凡!

    “鲲鹏的后裔,上古神禽六翼金鹏!”

    河童解释道,“虽不是纯血鲲鹏之种,但金鹏在上古神禽的排位中,可排前五!乃是绝世凶禽,神威赫赫!”

    “九翼大日金鹏,才是真正纯血鲲鹏之种。可惜,这个残缺蛋壳的样子,并非纯血种......”

    陈浮生正在琢磨,突然耳中传来狲喉的字音:

    “孵!”

    陈浮生不禁一愣,狲喉的意思,竟然是想要吞进喉囊里,进行孵化!

    “你能孵化这个残缺的蛋壳?”陈浮生诧异的问。

    狲喉也不多说,只是渡出一缕意念,表示可以。

    陈浮生笑了笑,并不犹豫,剑尖向上一挑,狲喉黑气卷起,瞬间收了残缺的蛋壳。

    “怎么?被你家狲儿子吃了?”河童诧异道。

    陈浮生摇头笑道:“它说可以孵化......”

    “这......”

    河童无言以对。

    “等以后你的实力强了,咱们还是要查一查,你家狲儿子是什么根底......竟然还有孵化的能力?残缺之壳,也能孵化?”

    河童复杂地叹息,闪入陈浮生后背,沉默地继续捣鼓它的法门。

    山窟内,恢复安静。

    尘埃落定,陈浮生也没有久待的必要,迅速离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

    一位浑身笼罩着深色如潮雾气,身材纤瘦,不知形貌的身影,宛若凌空登梯,一步步登上了这个矮峰的顶端山窟。

    “有血气?”

    “可恨!”

    来者凝视着地面的血迹,又抬头,瞧着已经被劈开两半的山壁,以及幽暗,溢散着原始洪荒气的黑幕破口。

    “居然来迟一步!可恨!此地机缘,对我的神通极有助力,不可弃之!”

    他伸手一摄,地面一丝血迹仿佛游丝,落入掌中。又再伸手,对面破口的一抹灰尘,落入掌中。

    他双掌一合,血丝与灰尘,极其玄奥的凝结。最终,结为一颗黯淡的浑圆佛珠。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舟在何方?渡人为谁?指引......”

    来者默诵一声佛号,将掌中佛珠一抛。

    瞬间,佛珠宛若凌空前行的指引物,迅速向前飘去。

    来者袍袖一挥,立即又再凌空登梯,登下了矮峰。依照佛珠前行指引路线,脚下宛若缩地成寸,急速追循而去。

    ......

    ......

    从傍晚到入夜,陈浮生加快速度赶路,已是接近了第二层的出口。

    仍是和此前一样,一座高耸巍峨的山崖如墙壁,横亘前方。露出光幕通道,幽幽泛动。

    比起一层的来来往往,这个二层下三层的出口,就显得寂寞了许多。

    陈浮生并不关注出口,而是在周边颇远的方向,仔细打量着几棵苍茫如盖老树下,环绕的一块巨大岩石。

    第二个红光,便在此处!

    陈浮生瞧了瞧出口,又瞧了瞧这块巨岩。毫无疑问,和之前一层的鲲蛇髅一样,这个巨岩接近出口,估计又是一个活物。

    他正在窥探琢磨,准备起剑。

    突然!

    身后传来严肃的声音:

    “小子,你究竟是怎么发觉,此处联通着‘秘境殖池’?”

    随着声音,一胖一瘦,两位中州皇室的“王道弄臣”,并肩浮现身影,缓缓而来。

    ......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剑开福地洞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剑开福地洞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开福地洞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