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时机将至!(求订阅!!!)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时机将至!(求订阅!!!)
(读趣 www.duqu.net)    心念电转间,化身莫澧兰已然打出【请仙术】的完整法诀,冥冥之中,秩序波动,玄妙之力,如无形的水纹,微微荡漾。

    但下一刻......

    化身莫澧兰体内仙力一阵紊乱,气血微微翻腾,尔后过了好一阵,所有的一切,都渐渐平复下来,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请仙术】施展失败!

    裴凌怔了怔,立时意识到了不对。

    这【请仙术】,祂在还没有成仙的时候,便已经彻底掌握,眼下不可能施展出错!

    想到这里,祂心念一动,抬手握住化身莫澧兰的手掌,莫澧兰迅速化作一团纯粹的黑暗,融入其体内。

    密密麻麻的暗红色纹路浮现须臾,消散无踪。

    紧接着,裴凌本体开始打出一道道法诀,与化身方才的施展,一模一样。

    最后一个法诀完成的刹那,祂跟刚才的化身莫澧兰一样,体内仙力,顿时变乱,气血乱走,气机翻腾。

    等所有气息平复下来后,【请仙术】再次施展失败!

    感受着冥冥中的玄妙之力烟消云散,裴凌面色微变。

    这种感觉......

    就好像祂刚才施展的不是仙术,而是胡乱打出了几个法诀!

    「我施展的法诀,没有任何问题!」

    「是【请仙术】变了!」

    「这应该是有什么存在,改变了【请仙术】的施展条件......」

    「不!」

    「不止是施展条件,而是这门仙术的本质秩序,被改变了!」

    思索之际,裴凌忽然朝着一个方向望去。

    祂的目光瞬间穿透法舟,穿过重重山水,无数阻隔,望见了洪荒一片荒无人烟、亦无任何有智生灵的空地上。

    裴凌隔空锁定那块空地,尔后打出法诀,袍袖轻拂间,一指轻轻点下。

    这是仙术,【星辰指】!

    但一指点出,那块空地,寂静如初,唯有砂石随风乱滚,簌簌声络绎不绝,没有任何变化。

    而裴凌体内的仙力,再次一阵紊乱。

    祂面色不变,接着又隔空锁定远处一头状若水母的残仙。

    那残仙悬浮半空,剔透晶莹,密密麻麻的触须宛如云雾般飘浮不定。

    裴凌手中法诀连连掐动,澎湃仙力,尽数调动。

    这是重溟宗的仙术,【金棺葬世】!

    很快,法诀完成,祂体内,仙力迅速紊乱,气血逆流,仙术又一次施展失败!

    裴凌心念一转,手中再次掐动法诀,这一次,法诀格外繁琐、复杂,亦格外玄妙。

    紧接着,祂双目合拢,语声恢弘浩大道:「芸芸众生,苦海渡舟!」

    话音方落,其遮住右眼,左眼缓缓睁开......

    苍穹之上霎时间风起云涌,一道巨大的裂痕,贯穿整个这方长天。

    冰冷、公正、高远.....的气息,充斥乾坤。裂痕徐徐张开,一只巨大的瞳仁,迅速出现。

    眼见违逆天纲的仙术可以施展,裴凌立时闭上左眼,散去手中的法诀。

    「三门普通仙术,都不能施展。」

    「只有违逆天纲的仙术,不受影响......」

    「改变所有普通仙术的构成规则,能够做到这点的,只有掌握‘秩序,,与掌握‘混沌,的那两位!」

    「这应该是‘离罗,仙尊与‘厌墟,仙尊之间的争斗。」

    「其中一方,将仙术的规则改了!」

    想到这里,裴凌微微摇头,这就是仙尊之间的战斗!

    「

    旧」与「未」,能够改变「过去」与「未来」!

    让已经发生的事情,变成另外一件事情。

    让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真正发生!

    而「离罗」仙尊与「厌墟」仙尊,则能够制定或者破坏诸天万界的规则!

    功法、神通、仙术......皆可随意更改。

    那两位,只要心念一动,便能让一门威能强大的旷世仙术,变成毫无用处的花架子。

    也能让一门最是寻常的普通术法,化作毁天灭地的恐怖仙术......

    一阵感慨之后,裴凌迅速收敛心神。

    眼下【请仙术】不能用,祂想成为仙王,便只能亲自去趟世界的「无序」侧......

    但如今两位仙尊已经正式开战,一旦他真的去了「无序」侧,见到了「厌墟」仙尊,必然会卷入两

    位仙尊的战场!

    除此之外,系统当时托管失败,也是因为【请仙术】这门仙术的规则被改变,施展不出来的

    缘故?

    不!

    系统后面又给祂赠送道侣,也被打断,这可跟仙术没什么关系......

    正思索之际,裴凌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尔后便发现,自己又能感知到所有棋子的位置!

    计霜儿的力量这么快就恢复了?

    祂微微诧异,但很快,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祂刚才连续施展仙术失败,逸散而出的仙力便被计霜儿吸收,加快了计霜儿恢复的速度。

    弄清楚原由,裴凌合上双眼,开始认真感知其他棋子......

    其中五颗棋子,就在祂的旁边,正是「靈宜」、「空朦」、「墨瑰」、「伏穷」以及「紫塞」五位前辈。

    还有四颗棋子,距离此地极为遥远。

    根据刚才「空朦」等五位前辈所言,应该是「孤渺」、「世味」、「非荣」以及「俭恕」这四位前辈。

    此外,尚有两颗棋子,散落在外,无论是距离裴凌这边,还是「孤渺」那边,都有一段不短的距离。

    这两颗棋子,一颗落在法舟左侧后方;另一颗则位于法舟斜前方的东南角。

    前者应该便是「祸」,其在幽冥与祂失去联系,那个方向,正是他们上次进入幽冥的入口之处。

    至于后者......

    这是一颗新增的棋子!

    浮生棋局,一开始的入局者,包括祂自己在内,只有九数。

    其后,由于「旧」跟「未」的落子,白子数目增加,入局者也从九数,增长到了十一之数。

    而现在,又增加了一子。

    所有入局者,算上祂自己在内,已有十二之数!

    确定了所有棋子的位置,裴凌睁开双眼,当即抬头,目光如炬,朝前望去。

    祂眸底深处有赤金光芒徐徐升腾,仿佛是急速生长的藤蔓,转眼映染了整个瞳孔,大日真火特有的炽烈呼啸而出,眸光似火,照亮了此方天地。

    赤金烈焰翻腾间,一条非常非常浅淡、仿佛随时随地都会消失的道路,悄然而现!

    这是「幽途」!

    唯有大日真火才能照见的路径!

    「幽途」既现,恐怖、冰寒、森冷、死亡......的气息,立时从内中逸散而出。

    晦暗道路,若隐若现,似有无数纤细苍白的手臂,潮水般探出,欲拉扯所有生灵,沉沦黑暗......

    裴凌神色平静,望着幽途,语声淡淡:「‘祸,前辈,你且一笑!」

    话音方落,祂瞬间感知到了什么,当即对着前方的通道,伸

    手一抓。

    下一刻,一道漆黑的身影,霎时间出现在祂面前。

    其通体阴冷,有浓郁无比的祸患气息,缠裹萦绕,正是「祸」!

    与此同时,一股磅礴、恐怖的气息,自通道之中传出,死气霎时间翻涌如涨潮,呼啸咆哮,几欲扑出。

    刺骨冰寒迅速蔓延,洪荒荒芜的大地上,转眼爬满了灰黑色的冰霜,虚空之中,有黑色雪花纷纷扬扬,泼洒漫天。

    整个幽途颤栗起来,仿佛有什么绝大的变故,即将发生!

    裴凌立时语声浩大的说道:「逆!」

    通道中弥漫而出的死气,以及漫天黑雪霎时间沿着出现的轨迹迅速倒退。

    裴凌眸中大日真火刹那烟消云散,被照见的幽途,立时飞快关闭。

    就在这条通道关闭的最后一瞬,似乎有道满含幽冷、威压、死意的目光,瞬息穿透「不归」之路,看了裴凌一眼。

    仅仅一个刹那,刚刚消弭的黑雪再次浮现虚空,呼啸乱坠。

    天地之间,弹指之际披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黑色。

    冷意咆哮,充塞乾坤。

    仿佛整个这方区域,皆在这一眼之下,凋敝冻结,归于永寂!

    裴凌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周身刀意轰然爆发!

    其背后刹那升起九道湛湛青气,宛如雀屏,瞬间碾碎了虚空中浩大的黑雪,横扫周遭,现出一片朗朗长天。

    崔巍刀意似孤峰迭起,于青气之中载沉载浮,挺立乾坤。

    直到幽途完全关闭,裴凌这才缓缓收敛起全部的气息。

    是幽冥之主!

    祂上次进入幽冥,经「不归」之路,进入黄泉,与扶桑几番交手,斩杀幽冥使者,甚至还与幽都十三城中的城城主「翩琊」,多次切磋刑罚之道,但从头到尾,幽冥之主都没有注意到祂。

    而这一次,仅仅只是隔空摄出一名鬼物,便被其立时盯上!

    还好祂出手够快,且有「白昼」仙职在手,幽冥之主的死气,侵蚀不了祂!

    这个时候,「祸」也终于回过神来,祂下意识的望向裴凌,但目光甫触及裴凌衣角,立时感到双目一阵刺痛,黑色血泪,霎时间盈满眼眶,顺着眼睑,泪泪流淌。

    「祸」当即收回目光,心中无比震惊,裴凌成仙了!

    而且,不是一般的仙人!

    不能直视祂!

    察觉到「祸」的异常,裴凌袍袖一拂,浑身上下,立时裹上了一层朦胧的水汽。

    祂的面容与气息,转眼变得极为模糊,哪怕面对面站着,亦看不分明。

    紧接着,裴凌也不废话,当即转头,朝另一个方向望去。

    祂的目光刹那穿透重重阻隔,看到一片原本的滩涂上,光秃秃的砂石间,一名灰袍修士,手持木杖,颈项上挂着众多族群觸髅串成的链子,足踏芒鞋,掐着一道道法诀,正极为谨慎的探查四周环境。

    是轮回塔的「长悴」前辈。

    现在是白昼,但十轮大日皆被劫云遮蔽,是以,此次「长悴」入局,并未像之前那些棋子一样,瞬间被大日真火焚灭。

    思索之际,裴凌直接出手,一把朝「长悴」抓去!

    下一刻,正在施展术法,追踪左近生灵的「长悴」,忽觉一阵天旋地转,似在一瞬间,整个躯壳不受控制的跨过了极为漫长的距离。

    双足刚刚落地,「长悴」立时周身气机勃发,气血迅猛运转,山呼海啸的动静里,已然做好了直接自爆的准备!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语声,在其耳畔响起......

    「‘长悴,前辈,‘祸,前辈,我等现在,

    便要动身前去攀登建木!」

    「‘靈宜,、‘空朦,、‘墨瑰,、‘伏穷,还有‘紫塞,前辈,也都在这座法舟上。」

    「此行凶险无比。」

    「还请两位前辈,先行休憩,将状态调整到最佳,以备恶战!」

    「此外,如今秩序有变,仙术不能用了。」

    「两位前辈切记!」

    ※※※

    洪荒。

    劫云浩荡,遮天蔽日,天光晦暗间,时间缓缓流逝。

    整个洪荒的中心,有九根藤蔓交拧而成的巍巍巨木,枝叶繁茂,承载着登天之路,通往青冥之上,没入云霄。

    云中仙阙隐约,仙娥嬉戏,有仙气浓郁,汇聚如雨,浙沥而落。

    正是建木!

    以建木为中心,方圆万里之内,草木蓬勃,水泽丰茂,天材地宝比比皆是,半空之中,亦有仙气逸散,霞光瑞气,纵横长天。

    此刻,虚空中有无数飞行仙宝载沉载浮。

    每一座仙宝之中,皆有高远缥缈之意萦绕,昭示着内中居住的仙人。

    完美之意,弥散四面八方,堪称仙家如云!

    高天上,仙乐飘扬,终日不休。

    伴随着庄严肃雅的仙乐,时不时的,有仙人或乘辇、或骑鹤、或策麒麟、或足踏祥云、或驾雾、或化虹......自建木之上,下界临尘。

    有些仙人独自而来,下界之后,便径自扬长而去,并不在附近逗留;有些则是数名同族仙人一起,进退一致,似是此番临尘,有着重任在身......

    绝大部分仙人下界之后,立时迅速离开,去往洪荒其他地方。

    而少数仙人,却在建木附近驻足,似打算久驻不去。

    ......距离建木极为遥远的一座山峰。

    峰巅罡风猎猎,有山石堆叠如怪,寸草不生。

    一道灰袍身影独自负手而立,其袍衫陈旧,衣角有着许多磨损、残褪的痕迹,长风过时,拂动兜帽,阴影下的容貌,惊鸿一瞥,那是一张完全隐没于晦暗雾气的面容,似密布着沟壑与沧桑,又似纯净稚嫩如婴孩。

    苍老与稚气,仿佛同时出现在其身上,却不觉矛盾,反而充满了难以描述的和谐。

    袍衫猎猎如舞,祂双目幽幽如海,不可测度,气息弥散天地,如一滴水融入汪洋,似天然与周遭已然存在了漫长岁月的山石、孤峰一般,经历了无数春秋,亦沾染无垠的风霜,天然属于这方天地、属于这片乾坤。

    从建木下界的众多仙人,竟无一位注意到祂。

    这个时候,一阵山风呼啸而过,又一道青袍身影,忽然出现在祂身侧。

    来者甫现,刚刚还荒芜的峰巅,似在刹那发生了微渺的变化。

    乱走的砂石、飞腾的尘糜,以及咆哮的罡风......所有一切,转眼化作了一柄柄无比微小的剑器。

    全部剑器,皆以剑柄朝向青袍身影,载沉载浮间,仿佛在微微叩首。

    那青袍身影静静而立,其长发披散,青袍如夜,分明是人族,却给众生以万剑之首、天生神剑之感。

    祂的气息并不凌厉,亦非霸道,却无端令整个天地微微肃然,似恐惧着、战栗着、忌惮着什么。

    如名剑深藏,出鞘便是惊世一击!

    青袍身影注目远处的建木,语声冰冷:「如何?」

    灰袍人没有回头,只淡淡说道:「时机将至!」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