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十七公主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丝路谣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十七公主
(读趣 www.duqu.net)    “你是隽王?”

    慕容舜不敢置信,反反覆覆打量着谢惟。

    谢惟摇了摇头,莞尔道:“我是为隽王办事,隽王知道这些年殿下过得不易,暗中都有安排,只是时机未到不好出面,其实我在河西廊走动也是受隽王之命为殿下拉拢部族首领,隽王吩咐过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我没有事先告知殿下。我们有句老话‘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圣人一诺千金,不会弃殿下不顾,同样也望殿下沉住气,不要受人挑唆。”

    说罢,谢惟将这枚墨玉掷给慕容舜。慕容舜接过后放在手心里仔细端倪,眉间的疑色渐渐消散。

    “果真是隽王的东西。”慕容舜肃然起敬,连忙扔下弯刀朝谢惟一拜。“是我失礼,有所得罪还望海涵。”

    一头怒兽瞬间变得温顺了,这让初七大开眼界,好奇起他们口中的“隽王”是何方神圣,她看向谢惟,而他此刻的眼神很暗很冷,睥睨着脚下的慕容舜。

    “王子殿下不必多礼。”

    说这个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在笑,嘴在笑,唯独眼睛没笑。

    慕容舜把这话当了真,说:“既然是误会一场,此事就到此为止,三郎,我与你是故交,有些事你也莫放于心中。时候不早了,你带上这丫头早些回去吧,后面的事我们再聊。”

    初七一听不乐意了,慕容舜把她当什么了,说绑就绑,说关就关,说放就放?

    “你还没向我赔不是呢。”初七鼓起腮帮子,两手插上小腰,得理不饶人。

    慕容舜眉眼一弯,又开始嬉皮笑脸,装疯卖傻。

    “都说了你闹着玩呢,你还当真了。”

    “我没觉得好玩,我只知道你一个劲的欺负我,今日郎君在此,正好为我评评理,我做错什么了,他非拿这么粗的麻绳绑我,还掐我脖子,瞧,脖上都有红印子了。”

    初七像只大鹅,拼命地抬着头,把脖子拉得老长,她怕谢惟看不清,还故意踮起脚。

    慕容舜见状轻蔑嗤笑,他是什么身份?初七又是什么身份?谢惟就算再护短,也不会因为一个下贱婢女和他翻脸。

    谢惟看了眼初七的脖子,低声道:“王子殿下,你是该向初七赔罪。”

    初七闻言愣住了,刚才那些话是她头脑一热,逞了口舌之快,真没想让谢惟替她撑腰。

    但谢惟这么做了,初七心里美滋滋的,小眼神儿得意起来,腰杆子也跟着硬了。

    慕容舜微怔,“三郎,我没听错吧,要我向她赔不是?”

    他语气颇为狂妄,显然是没打算把初七放眼里。

    “你没听错。”谢惟温文尔雅,莞尔而笑,“她就是十七公主。”

    “这不可能,她连字都不识!”

    “事出有因,我只知道隽王特意让我去了次鄯州就是为找她。”

    慕容舜一听忍不住打量起初七,“难道她是圣人的私生女?”

    话落,他如遭雷亟,情不自禁往后退了半步。

    初七也是懵圈了,这人怎么自说自话的把谎圆上?这么重的身份,顶不住啊。

    谢惟面色如常,道:“我以为殿下知道有位公主流落民间,毕竟殿下住过宫,能辨认出容貌,谁知……”

    初七眨两下眼,看看谢惟再看看慕容舜,干脆心一横,演戏演全套。

    她故作愠怒,大骂慕容舜:“你答应过三郎,不轻易说出自己公主身份,故意假装成骆驼客,你倒好竟然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慕容舜:“……”

    初七见他不信,眼珠子骨碌一转,理直气壮道:“我回去一定向隽王告状,让他替我作主!”

    说着说着,她红了眼眶,委屈至极。

    谢惟顺势恭敬揖礼,劝慰道:“公主莫要气恼,这也是谢某失职,等回长安之后,我们……”

    慕容舜忙说:“哎呀,我都说了,开玩笑呢,我怎么会怠慢初七,三郎,你可问问她,这几日是否吃好住好?”

    初七不依不饶,扯开嗓子大哭起来,“你明明欺负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也觉得初七,不对,公主眼熟……只是公主出落得如花似玉,比宫里的人美上好几倍,我一直不敢认而已。”

    “你明明说我长得丑!”

    慕容舜:“……”

    “不管,掌嘴!”

    慕容舜一听,脸都绿了,而谢惟就站在边上看好戏,手藏于袖中,两边都不沾。

    初七一边伤心啜泣,一边偷睨慕容舜,见他没动作,哭得更加伤心,“他还让我服……”

    “侍”字还没说出口,慕容舜就迫不及待扇了自己两巴掌,大声命老奴,“去拿荆棘来,我这就向公主负荆请罪。”

    “回殿下,没荆棘。”

    “那……那就……”慕容舜看到地上的麻绳,连忙捡起把自己绑了起来,噗通跪在初七跟前。

    “请公主息怒,恕我无礼。”

    初七见他狼狈模样偷笑起来,堂中端茶送水的奴婢也忍不住掩嘴,慕容舜跪在地上满脸涨得通红也不敢作声,这时,谢惟递初七一个眼色,示意见好就收。

    初七故作大方摆起手说:“好了,我不生气了,你千万别把那些事说出去,别毁了我名节。”

    慕容舜诚惶诚恐,低头道:“公主言重了,我不敢妄言。”

    见他卑微跪在跟前,初七憋在心口的怨气总算是消了,她小心地拉下谢惟的衣袖,笑着眨了眨眼。

    “我想回去了。”

    谢惟揖礼道:“谢某这就去安排车马。”

    “不用了,我们走吧。”

    初七两手负于身后,大摇大摆地走出正堂。

    谢惟顾及慕容舜几分面子,亲手将他扶起,替他掸去衣摆上的灰。

    “放心,我会看住公主,不让她乱说话,过几日我再来找你。”

    慕容舜鞠躬道:“三郎费心了。”

    谢惟莞尔而笑,说完两句客套话后就离开王子府。

    正堂内,慕容舜呆立在原处,身上还缠着用来请罪的麻绳,奴婢见之连忙上前,小心谨慎替他将绳子解开。

    慕容舜看着这些婢奴,似笑非笑,嘴里默念着:“一、二、三、四、五……。”

    婢奴不知他在念叨什么,解开麻绳之后,依往常那般站到角落垂首侍立。

    慕容舜仰天长叹,无奈地摇了摇头,而后朝婢奴们招起手,命他们全都过来。

    婢奴们面面相觑,心里生疑,但又不敢抗命,照慕容舜之意站成一排。

    慕容舜看看边上老奴,笑着说:“你也过来吧。”

    “嗳,好。”老奴满脸堆笑,踩着碎步走了过来。

    “一、二、三、四、五、六。”慕容舜默默念叨,手按上婢奴的肩把他们扶正,一个紧挨着一个,中间不许留空隙。

    “要怪只能怪你们看见了。”说罢,慕容舜脸色一沉,突然抽出佩刀横挥过去,一道银光闪过,六个婢奴纷纷倒在地上,脖处都开了道血口,就像人的嘴。

    出王子府已经三更天,街上无路人,窗户不透灯,整座城像是睡着了,偶尔传来巡城兵零碎的脚步声。

    初七就像出笼的雀鸟又奔又跳,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转过头与谢惟笑着说:“出来之后,马粪和羊膻味都变得好闻了呢。刚才你说我是十七公主,慕容舜这么容易相信了?”

    “就算他不信也得信,如今只有我们能帮他,有火也只能憋着。”

    “原来如此,看来王子什么的也不好当呀。”

    初七有点可怜起神神叨叨的慕容舜了。

    谢惟静静地看着她,嘴角微扬,忽然,他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拉了回来。

    初七不小心撞在他怀里,她不明所以然,木讷地眨巴两下眼,谢惟往她脚下使了个眼色……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丝路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丝路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丝路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