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十五章 熔炉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C级混血种被迫屠龙正文卷 第十五章 熔炉
(读趣 www.duqu.net)    以太变形产生的丝线从狰狞的创口刺入陈君的躯体,进一步毁坏他被反复贯穿的脏器。

    “至尊之血”将他的骨骼硬度和强度改造到了异常的程度,以罗隐现在的力量也无法一剑斩断。

    陈君全身装备的炼金物品都被砍得破破烂烂,炼金领域即使没崩溃,也到了崩溃边缘。

    罗隐持续不断的正面冲击,将他硬生生打出了春神号上炼金大阵的范围。

    除非踏足炼金术假想中极致的领域,否则炼金在龙王级的战斗中常常显得无力。

    陈君身体表面爆发出强劲的元素乱流,他自毁了所有炼金物品,试图争取喘息的机会。

    龙形活灵从那件黑龙服中咆哮着跃出,以几乎化为实体的形态撞向罗隐。

    它获得了极其短暂的自由,转瞬随着燃烧的黑龙服一同消亡。

    精神融合状态下,罗隐感觉他的思维方式正迅速朝着纯血龙类的形态发生变化。

    灼热的火焰和刀剑,撕裂、飞溅的血肉,肆意挥洒的暴力......都让他觉得如此美好。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于迷信权与力的怪物,用这种方式让他见识自己所追求的地狱,再完美不过。

    骑枪形制的以太贯入活灵的头颅,罗隐撕碎活灵的幻影,杀向坠向海面的陈君。

    数吨铁水挡住以太的冲击,重伤的陈君强行撑住了罗隐的力量。

    看到他腹部伤口中渗出的金色血液,罗隐猜到,陈君事先在体内储存了大量金色龙血,用于在关键时刻二次爆发。

    随着巨量金色龙血混入陈君自身的龙血,他的精神领域变得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

    不仅是血肉,他被削断的手臂都从根部开始再生,骨骼像蔓藤上抽出的新枝条,疯狂生长。

    但陈君再生身体的同时,他自体的血液竟然同时在快速腐蚀他自己的身体组织。

    “至尊之血”已经不能用剧毒来形容,它远比工业级的强酸危险。罗隐很难想象把它灌进喉咙会是什么感觉,大概比满汽的可乐刺激一千倍。

    “你的实验室在哪?”

    陈君听到罗隐的问题,漆黑的面部露出几分困惑。

    “你也很缺实验材料吗?”

    “你他妈的实验室在哪!”

    罗隐怒吼着发力,压着整个巨型液态金属球装入海水。

    高温熔炉将迎面扑来的海浪在百分之一秒内蒸发殆尽,爆炸的高温水汽在海面上凝聚成云。

    “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除非成为超脱的存在,我们皆是熔炉中煎熬滚沸的铜汁。”

    父亲的死教会了陈君很多。

    仇敌会死,皇帝会死,王朝会死,世界会死。一切都是对死亡徒劳的抵抗,除去生死没有其余值得关注的事。

    当天地为炉的领域被强化到极致,领域半径反而压缩到只有三米。罗隐看到,陈君将熔化的液态金属贯入了他自己毁损的身躯。

    他试图以这种方式,达到这个言灵的极致。他将自身投入了毁灭和新生的熔炉,仿若感受不到任何恐惧和痛苦。

    罗隐盯着那个将血肉和金属以诡异方式相融合的扭曲生命,却从中隐隐看到了他自己的影子。

    在百年之后,为了永生,为了更进一步的力量,他也会变成这副样子吗?

    不会的。

    陈君双爪末端,向外延伸出与骨骼一体的黑色巨剑,再生金属粗暴地填补着他全身所有的伤口。

    罗隐没有犹疑,径直冲向升温到最高点,红热状态的金属洪流。

    球形的狭小熔炉将两个怪物包裹其中,不停释放着太阳般的热度。

    如同开炉铸剑,两块生铁在熔炉中碰撞、熔化,直至火焰熄灭。一者绽放锋芒,二者化为熔炉之下的渣滓。

    小太阳般的言灵漂浮在大海上空,熔化的部分肆意倾撒着炽光,冷却的部分漆黑如日食。

    以熔炉为中心,海上汇聚着范围达数百米的高压气旋,以吨为单位的空气被吸入领域,又从领域正下方排出。

    失去一半动力的春神号,甚至被气流牵引,向着熔炉移动,所有乘客都在争抢数量稀少的逃生艇。

    外界完全看不清熔炉中心的情况,只能看到两个阴影以难以估测的速度上千次碰撞交击。

    天丛云没有耐久度的概念,但罗隐有。无所顾忌的陈君也有他的极限。

    陈君压榨着至尊之血的所有威能,对自己正在崩溃的龙躯毫不顾忌,只是用临时冶炼出的再生金属填充进入。

    罗隐的双翼被铁雨熔出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孔洞,白色龙鳞被大面积砍到碎裂,或是烧到焦黑。

    但他全身的龙骨始终维持着闭合状态,嵌合的每一块骨骼,都是如此坚实。即使在碰撞中产生密集的裂纹,也没有减弱一分出剑的力量。

    罗隐神情冷峻,眼神中的威严逐渐取代平日里的随性,恍惚间真的有了一丝白王的威势。

    而陈君已然厮杀到癫狂,至尊之血从来不是无副作用的产品。没人能不付出昂贵的代价,就从黑色的王座中窃取力量。

    粘稠的黑色血液在他体表被炙烤到干涸,与黑鳞混在一起,犹如漆黑的泥土。看不到一丝至尊之血那样的高贵、华丽。

    龙爪刺入陈君的胸腔,罗隐抓着他的胸骨边缘,撞向海面,天丛云在坠落的过程中反复凿穿陈君的身躯。

    陈君眼前一黑,熔炉在海水中冷却成形,形成坚硬的金属外壳。

    罗隐连续重击,打穿厚重的金属外壁,摁着陈君远离冷却的巨型金属球。

    “你的实验室,他妈的在哪!你给他们大脑里植入的是什么回路!”

    融合仪式崩溃,罗隐的力量下降了一大截,但用来解决陈君已经足够。

    “噢,你想知道我把卵藏在哪了,对吗?”

    陈君的音色极其怪异,他身体很大一部分现在都是用再生金属支撑着。

    不仅如此,他说话时还夹杂着间歇的吼声,距离堕落只有一线之隔。

    不对。正常人变成死侍是堕落,这个人渣变成死侍,道德水准会有质变的提升。

    “如果我死了,你永远也找不到我的实验室。”

    陈君终于明白了。这个白痴原来不是在打听卵的下落啊。

    “为什么要救他们呢?实验材料都是废品,而他们都是我的孩子。”

    陈君挣脱罗隐的束缚,代价是胸腔几乎开放性破裂。

    言灵·天地为炉。

    “继续!继续!”

    他已经数十倍透支了言灵力量,大脑结构已经被毁得不成样子。

    真可惜,他还没弄明白怎么用再生金属仿造大脑,否则他就能克服透支的副作用了。

    陈君看起来毫无谈判的打算,操纵着范围缩小到可怜程度的熔炉,从四周牵引着春神号上剥落的金属碎片,继续进攻。

    “想想你刚才的形态,为什么你还要将自己视为混血种呢?

    因为血之哀?孤独明明是一种良性的情感,绝大多数生物都无法认知到这一点。”

    每一秒过去,陈君的伤势就加重一分,再生速度下降,身体中再生金属的比例逐渐上升。

    “直视我的眼睛!”

    天丛云贯穿陈君的心脏,罗隐打破音障,抵着陈君在游轮侧面撞出深坑。

    “陈君,不管你在哪,我都会找到你的。杂种。”

    陈君僵硬的表情十分疑惑,还在试图用纯金属的利爪攻击罗隐。

    沉闷的落地碰撞声。

    陈君落在甲板上,静止在原地。

    他的黄金瞳中流入最后一点铁水,光芒熄灭。他终于烧熔了自己的大脑,变成了一座熔铸了血肉和骨骼的金属雕像。栩栩如生。

    “人还活着吗?”

    “陈肆失血过多,大概会死。其他三个都活着。”

    “我要睡一段时间。我们会找到陈君的。”

    罗隐小声对苏茜说道。从远处看起来,他只是和金属“天使”并肩站立,看不出疲态。

    由于继承了李雾月的部分缺陷,罗隐的血统力量在厮杀后需要一段休眠时间。否则力量就会持续衰退,直到他不得不休眠。

    “他还没死吗?”

    “你把他想象成中年、邪恶版的我。如果‘我’没死,他就没死。”

    苏茜接住即将休眠的罗隐,神情严肃。

    以陈君的行事作风,加上没看见传说中的黑王骸骨,事实大概率就像罗隐说的那么坏。

    尚未逃难的乘客远远地望着陈君化成的金属雕像,紧握着栏杆,不敢上前。

    他们畏惧的不是汹涌的海浪,天上倾泻的暴雨,而是即将到来的更恐怖的东西。

    苏茜操纵铁剑托起陈家的四个儿子,重伤的他们此刻全部晕厥。

    金属天使在强大的磁场中悬浮飞起,冲入阴暗的云层,炼金领域将雨水和雷霆都隔绝在外。

    十几秒后,乘客们才向着陈家的主人蜂拥而去,记录着这个被神秘和威严笼罩着的男人。

    苏茜好像猜到了这次邀请的真相。

    陈君或者其他名字,那个真正的暗面君主,也许从未考虑到与他们合作。

    这一切只是一场试探。船上,或是其他地方,藏着他的眼线,记录着关于罗隐的所有情报。

    ————————————

    他守夜人,平生最讨厌加班。

    如果不是昂热日常的监督鞭策,弗拉梅尔将坚决贯彻半小时工作制。

    “弗拉梅尔导师......”

    “有事弗拉梅尔导师,没事死肥宅是吧。”

    “那怎么会呢。”

    罗隐满脸微笑,态度良好,尊师重道,毕竟他现在就指望着守夜人的技术了。

    陈家对于这次事件的处理十分诡异,宣称春神号上被罗隐杀掉的是“陈1”,而非家主陈君。

    而且一直没说要把罗隐怎样,只是要求他放回手里的四个人质。

    现在只剩三个了。陈肆死得很安详,从工具儿子变成了大体老师。

    弗拉梅尔看到工坊地下室里睡得很安详的陈家人质,二话不说调头就走。

    这事的影响极其严重,堪称世界闻名。混血种,尤其是搞炼金术的,都知道那个低调但实力雄厚的陈家,一次性丢了五个儿子。

    哪怕是当成家里养的鸡鸭,丢了这么多只也得心痛万分了。

    然而所有当事人目前情绪十分稳定。陈家儿子都在工坊地下室呆着,罗隐表现得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而疑似痛失亲爹的陈墨瞳女士表现得十分乐观,有点太乐观了。

    “导师您先听我说说情况。如果真不想听,我也不会拦着。”

    弗拉梅尔看着罗隐真挚的眼神,心里不禁有几分触动。

    “你把我手松开。”

    “我也没拦着您。”

    守夜人用上十分力,憋得满脸通红,愣是没抽出一根手指。这很不合理。

    “事情是这样的......”

    “我不听,我不想惹陈家!”

    “陈君绑架了大量混血种用来做龙文研究,给他孩子大脑做了手术,植入了炼金回路......”

    罗隐声情并茂地讲完小故事,没能在守夜人眼中看到一滴泪水,相当失望。

    “你是弗拉梅尔诶,为什么要害怕陈家?”

    “你觉得我很能打吗!”

    这倒是在理。

    “我感觉陈家的炼金术很强啊,以前都没怎么听说过。”

    “你你知道黑暗料理界吗,他们就是黑暗料理界的。”

    弗拉梅尔当然猜出了罗隐想让他帮什么忙。

    无非是陈君植入的回路非常隐蔽,或者很难破解,这小子自己没把握了。

    但这种事吃力不讨好,瞎掺和别人家务事一般都没好结果。

    罗隐微笑着拨通一个电话,完整复述了一遍情况,并表达了对摆烂的弗拉梅尔的意见。

    他将手机放在守夜人耳边,其中传出某德国光头的怒吼。

    “就是因为这种不合格的父亲,才导致了无数家庭的不幸”,“我想用泰迪熊玩偶揍你的脸,就是你在我五十岁生日送的那个”,“德国脏话”......

    弗拉梅尔满脸写着开心。要不是他的手还被罗隐攥着,他一定会和亲爱的学生进行一番亲密交流。

    罗隐掀开白布,为守夜人展示着大体老师的情况。

    “回路隐藏在全身多个部位,暴力破解会导致瘫痪和脑损伤。直接开颅,必死无疑,微缩的金属回路里藏着毒素。

    陈君完全把他们当成自己的私人财产,做了严密的处理。”

    “还有一个麻烦。他使用了一种性质独特的材料,少量纯金色的血液,很难妥善处理。”

    康斯坦丁从阴影中走出,上下打量着守夜人。就你是弗拉梅尔啊。

    副校长下意识后退半步,朝罗隐甩过去一个求证的眼神。罗隐肯定地点点头。

    “今儿个是三堂会审,我不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罗隐紧紧拉着弗拉梅尔的手,丝毫不为沾上烧烤味而生气。

    ------题外话------

    这只猫好像真的很想把自个烤了。

    7017k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C级混血种被迫屠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C级混血种被迫屠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C级混血种被迫屠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