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715 被敲打的无辜倒霉蛋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皇明皇太孙正文卷 715 被敲打的无辜倒霉蛋
(读趣 www.duqu.net)    老朱家一直都是有着一些标准,只不过只有那么极少数的人可以灵活的变动标准的规则。更多的时候,那些规则就是为其他人准备的,是必须要严格遵守的。

    要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老朱家在这边做的更是非常的明显,而且很多人都心安理得。甚至在自己‘放火,的时候,还是那么的义正辞严。

    就说关于老朱家这辈分,其实在第二代的时候没什么问题,谁都知道已故的大朱就是老大,他的那些弟弟妹妹也都是按照出生的日期排序,没有半点问题。

    实际上到了第三代这里,官面上也没什么问题。也就是有些时候在私底下会将嫡庶区分开来,说的也就是朱允炆和朱允熥,甚至很多人也都是觉得理所应当了。

    不过这样的事情,显然也就是老朱家那几个人可以议论,还必须要嫡脉可以议论。

    在小太监诚惶诚恐的时候,朱允炆和朱允熥兄弟两个也都走出了武英殿,表情就一言难尽了。

    朱允熥就觉得十分冤枉,他虽然纨绔,不过也是有分寸的。最近这段时间真的没有犯错,就算是前些时日被禁足在府,那也不是犯了错,只是皇兄不想让他牵扯到一些麻烦当中,那其实都算得上无妄之灾了。

    可是现在倒好,明明也就是二哥犯了大错,这和他老三能有什么干系?

    先别说给皇兄叫到了宫里,虽说也可以帮着求情算是卖了二哥一个人情,但是朱允熥太了解他的皇兄了。根本没有什么大事,皇兄还能真的处置二哥不成?

    人情的话也没有多少作用,二哥就是个穷鬼,只有朝廷的供养、份例,而且徐王府的开支也不小,哪里有多少盈余,二哥可不像他生财有道。

    二哥整天读书,一天到晚之乎者也的迂腐不说,甚至还不敢让小侄子们太靠近,说是担心他堂堂吴王殿下教坏了孩子。寻常的时候,朱允熥其实也懒得去找二哥。

    好事一件没赶上,倒霉事他居然要跟着,这堂堂吴王也就是在皇兄跟前没脾气、被拿捏。

    当然接下来更加郁闷的事情要发生了,面对皇兄没什么好紧张的。但是在皇爷爷跟前,虽说不至于腿肚子发软,不过也确确实实会觉得害怕,谨小慎微的生怕被皇爷爷责罚。

    现在好了,因为二哥犯错,他这个当老三的也要跟着过去。也不用多想,皇爷爷肯定会严厉责备二哥,到时候他这个无辜的老三连带着也要挨骂。

    冤,可以说这就是朱允熥此刻的真实感受,他也觉得没有人比他更冤枉、更无辜了。

    只可惜他没办法反抗,这个时候也只能听从安排了。不过想一想倒霉的二哥,朱允熥还是有那么一些小小的庆幸。

    都说徐王贤良,可是看看这所谓的贤良的亲王到底做了多么蠢的事情?再看看都说纨绔的吴王,这才是大明宗室的良心,从来都不会给朝廷添乱!….

    真的要说起来,朱允熥这个时候的心情是比较放松的,因为他到底没有犯错,自然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就算皇爷爷发怒,顶多也就是听着,没多大干系。

    但是朱允炆这个时候就没办法轻松下来了,在武英殿跪了半个时辰,虽然脑子里一直晕乎乎的,很多的事情还没有完全理解。但是朱允炆还是很清楚,自己无意中犯了大错。

    天地良心,他也真的没有其他的心思和想法,根本不敢有。

    可是自己做的那些事情,现在想想看还真的犯了忌讳。这要是被削去王爵,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皇兄要是网开一面,也就是给他圈进,将徐王王爵保留,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皇兄这里算得上涉险过关,皇兄似乎还是给与了恩典没打算多追究。但是马上要去皇爷爷那里,也可以预见皇爷爷肯定暴怒,责

    骂肯定是逃不掉的。

    小的时候有些心里不平衡,虽然只比皇兄小三岁,但是待遇和皇兄截然不同。

    他不是皇祖母抚育长大,乾清宫和坤宁宫寻常根本去不得,更别说和皇爷爷一起用膳、陪着皇爷爷理政等等,他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皇孙而已。

    而皇兄呢,似乎所有的事、所有的人都围着皇兄转,甚至当初母妃都要小心的迎合、讨好皇兄。在宫里,除了皇爷爷和父皇,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皇兄可以做主,哪怕那时候皇兄只有几岁,也是这么个道理。

    相比起皇兄的皓月当空,朱允炆甚至都算不上米粒之光。曾经一度有着夺嫡的心思,可是慢慢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皇兄的时候只剩下恭敬、仰望。

    「二叔、三叔。」小小朱很开心,连忙打招呼,「快些走吧,皇爷爷都等急了。」

    朱允熥连忙说道,「倒是劳太子殿下来解围了,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面色依然惨白的朱允炆回过神,慌忙说道,「臣徐王朱允炆,拜见太子殿下。」

    小小朱连忙说道,「二叔莫要多礼了,都是自家人。这又没外人,又不是在朝上,多礼就是生分。父皇可是说过,生分就不是自家人。」

    朱允炆还能说什么呢,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哪怕他知道太子说的也就是客套话,可是也不敢反驳啊。当然朱允炆也有些酸熘熘的,自家人还不大可能是指他,而是那个从小就知道玩闹的老三,这个最没出息、最纨绔的老三,是所有人都宠着、让着的。

    小小朱走在前头,说道,「二叔刚进宫的时候,曾祖就知道了,就让咱在这候着。咱看着也差不多半个时辰了,就赶忙给二叔迎出来。」

    朱允熥表情有点古怪,小声问道,「太子,你可莫要是假传圣旨!」

    在朱允炆表情大变的时候,小小朱立刻说道,「咱可没那般大的胆子,自然是曾祖授意的。咱就是办事的,咱知道父皇肯定不乐意。本来曾祖还有些担忧,现如今看来没事了。」….

    确实是没事了,谈不上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但是也可以肯定朱允炆不需要担心自己的性命,也不需要担心自己的王爵。最多也就是一些小惩大戒,这件事情基本上也就含湖着过去了。

    对于朱允炆来说,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寻常的宗室遇到这些事情,想要这么轻松的脱身,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显然是皇兄手下留情。

    不过也可以看得出来,皇爷爷那里似乎也是有着网开一面的意思。

    相比起现在有些魂不守舍的朱允炆,朱允熥就很自然,「太子,咱可是听说了,过几日大军凯旋,现在诸事都是报与你。」

    「就是听着好听,那些事情不还都是父皇和曾祖批复。」小小朱愁眉苦脸,叹了口气说道,「咱可办不好那些事情,咱看不懂奏折里头的一些门道,还要父皇和曾祖把关。三叔,咱爹这般大的时候,能拟折子了吧?」

    朱允熥就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咱比皇兄小了四岁,那时候咱估计就整日忙着逗狗、找吃的,哪里知道那些个事情。按说应该不至于吧,皇兄以前只看奏折,皇爷爷和父皇议政,皇兄可以在跟前听着,好似也就是这般。」

    小小朱似乎松了口气,说道,「那还好,都说父皇早慧,咱想着他十来岁也不能批折子。」

    是,你父皇在这般大的时候确实不批奏折,但是手里头都开始有了兵权,开始捣鼓着水师了。那是寻常皇孙能做的事情?那是寻常皇孙敢想的权力?甚至很多的皇太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小小朱脚步轻快,他就是传话的,就是来盯着一些事情而已。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可没有什么难度,当然这个小不粘锅也非

    常清楚,必要的时候立刻脱身,半点干系不需要承担。

    到了乾清宫,小小朱立刻朝着老朱走去,「曾祖,二叔和三叔来了。」

    躺在靠椅上的老朱微微睁开眼睛,说道,「让他们跪着吧。」

    朱允炆自然没有半点其他的心思,他知道以自己犯的错,不跪着那就是怪事。至于朱允熥就觉得冤枉,本来也就是问个安就能起身,但是现在被二哥连累着要跪着了。

    在朱允熥和朱允炆跪下之后,老朱又眯着眼睛,「给太子取来一应封赏所奏,太子看好了再和咱说说。封赏不是小事,按说要论功劳,以功劳大小封赏最是公正。只是咱是皇家,朝堂之上不能只论公正,还要琢磨一下朝堂格局。」

    双全立刻取来一些奏折,都是李景隆、常茂等人递来的折子,是对于此次征讨高丽的将士功绩的封赏草拟意见。

    但是就算他们贵为国公,也可以去考核一些将士。但是最终的封赏,还是需要皇帝允准。

    偌大的乾清宫,只有小小朱偶尔翻阅奏折的声音。至于朱允炆和朱允熥,只能跪着了。….

    朱允熥都觉得膝盖发麻、发痛,身子都有些摇摇晃晃了。朱允炆就更加不用说了,刚刚在武英殿跪了许久,也就是刚刚和太子一起走了段路可以稍微缓一缓,可是现在又跪了。

    现在都感觉到腿不是自己的腿了,这都已经失去了知觉了。至于身子更是摇摇晃晃,现在真的也就是在强撑着而已,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在强撑着。

    老朱缓缓睁开眼,澹漠的看了一眼朱允炆,「可知罪?」

    朱允炆连忙跪伏在地,声音颤抖,「孙臣知罪。」

    老朱微微冷哼一声,说道,「知罪就好,滚出去吧!」

    朱允炆这时候还能说什么呢,赶紧是谢恩,然后如蒙大赦的脚步踉跄的离开了乾清宫。

    朱允熥其实也想着要跟着离开,乾清宫里的气氛太压抑了,他都跟着紧张起来了。天地良心,对于皇爷爷,朱允熥从来都是没有多少亲近之心,只有畏惧。

    可是就算是想要跟着熘出去,这也没有机会,只能继续留在乾清宫了。不过好消息,那就是不用继续跪着了,可以站在旁边了。

    小小朱放下奏折,不解的问道,「曾祖,就这么让二叔走了?你也不训斥几句,也不说问问父皇如何处置他的?」

    老朱就笑着对小小朱温和说道,「垠儿,你要记得千万不能朝令夕改。要不然底下的百官就无所适从,国政就无法施展。再者,那般会让人觉得皇帝优柔寡断,不是明君。」

    在小小朱点头的时候,老朱继续说道,「再者,万万不可政出二门。要不然百官必然无所适从,更会揣测皇权争斗。咱就算是再宠你祖父、你爹,寻常也是让他们先看奏折,咱再允准。他们也有分寸,和咱就算政见不合,明面上也是以咱的旨意为主。」

    小小朱自然是继续跟着点头,因为曾祖说的这些有理,他以前也或多或少的听说过。

    看了一眼小小朱,老朱继续说道,「你爹既然让你二叔出来,就没打算重罚。咱再过问,与你爹来说就不好了。咱要是插手去管,削了你爹的颜面。你爹办事有分寸,咱知道就是。敲打一番你二叔,让他知道犯了错该反思就成。」

    敲打朱允炆,这也就是老朱的意思,他还真的没打算去多插手。除非是那个宝贝孙儿的处置手段太过严厉,要不然的话,老朱都是可以接受的。

    很明显老朱现在是可以安心的,没有什么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很多的事情也都是可以接受的。既然这样,那就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只需要敲打一番就好。

    小小朱听着老朱的言传身教,自然是很正常的,这就是他成长

    过程当中常见的一幕。

    而旁边站着的朱允熥欲哭无泪,先不说那些教诲他该不该听。最主要的是明明二哥犯错,该敲打的也是二哥,可是二哥就这么给放走了!

    现在呢,轮到他这个最无辜、最乖巧的老三在这里顶雷。明摆着的事情啊,大家都是在敲打他啊,这得夺冤枉啊!

    虽然心里叫苦,只可惜现在的朱允熥,只能在旁边继续扮演着被敲打的角色,冤枉也只能认了!.

    我喜欢的猪头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皇明皇太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皇明皇太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明皇太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