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女频小说当昏君 第六十章:科举考试第一场文试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女频小说当昏君我在女频小说当昏君 第六十章:科举考试第一场文试
(读趣 www.duqu.net)    不会是放弃了吧?

    陈玦心道。

    不过又想到拦路喊冤的徐孙氏,陈玦又将这个想法给否了。

    依着原身的记忆,徐端怀并不是这么轻易言放弃之人,除非——

    似乎想到了什么,陈玦看向刘忠,问他,“那徐孙氏可带进宫了?”

    “回陛下,带了。”刘忠回道,又问:“正在外面候着,陛下可要见她?”

    “见。”陈玦手一挥,双手负在身后往龙椅上走去。

    很快,徐孙氏走了进来。

    徐孙氏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听从那人恩人的话,在今日看到贵人的马车,当街拦下喊冤。

    拦的居然是当今天子的座驾!

    这要是放在以前,她是万万也不敢的。

    徐孙氏揣着害怕,小心翼翼的走进文华殿,“民妇徐孙氏拜见陛下。”

    听到声音,陈玦放下手中的折子,缓缓抬眸看去。

    只见底下跪着一位衣着褴褛,头发乱糟糟的妇人。

    陈玦诧异的看向刘忠,眸中闪过怀疑,“她就是徐端怀的夫人?”

    听说徐端怀的夫人乃陈州书香门第苏家的姑娘,可这看着就一乞丐,哪有书香门第之风?

    刘忠点点头,知道陛下在怀疑什么,就是他在听到对方是徐端怀夫人的时候,也是不可置信。

    但经过细查盘问,此人的确是徐端怀的夫人,徐孙氏。

    行叭!

    “徐孙氏,你可知若无缘由当街拦住朕的车架是何罪?!”陈玦沉了沉声音,问道。

    “民妇知道,是死罪!”

    明知是死罪,徐孙氏依旧一副坦然接受的样子,倒是叫陈玦多看了一眼。

    她道:“可民妇并不知道里头坐的是您,倘若知道了,民妇亦不后悔今日所为。”

    “民妇有冤,求陛下为民妇申冤,求陛下为民妇申冤……”

    说着,徐苏氏再次磕头,恍若陈玦不答应,她大有不停止之势。

    唉!

    陈玦轻咳一声,瞥了眼刘忠,心道站着作甚?还不快叫人停住!

    收到陛下眼神会意,刘忠立马心领神会,神情肃然,“徐苏氏,陛下面前不得无礼,有何冤情还不快速速道来!”

    原来是亳州郡官商勾结,徐端怀初到亳州郡,亳州商户们开始还想拉拢徐端怀。

    奈何徐端怀心中清明,不论亳州商户们送什么都不为所动,一心为了亳州百姓。

    也因此触犯了亳州郡当地官商规矩,后来不知怎的,徐端怀病了。

    越来越严重,直到年初病逝。

    “民妇的夫君身体常年康健,就算有什么大病也会很快就好,可不想那次病来的凶猛,没过几天,夫君就——”

    徐苏氏想到夫君离开前嘱咐她的最后一句话,终究是再也忍不住泪流起来。

    “夫君一心为国为民,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民妇回到都城请求陛下派人到亳州郡查访。

    这是夫君交给民妇关于亳州郡商户勾结官商的证据,请陛下派人到亳州郡。”

    徐苏氏再次请求道。

    派人自然是要派人的,至于徐苏氏的话有几分可信度,还未可知。

    陈玦面上不显,接过徐苏氏递来的证据,粗粗看了一眼就合上,顺便让人将徐苏氏带了下去。

    等到徐苏氏下去后,陈玦才再次拿起那本册子看了看。

    这上面都是徐端怀记录有关亳州官商的往来证据,不止亳州,还有都城洛京的官员。

    朝廷言令禁止官商勾结,不论徐苏氏说的真与假,这个东西一旦现世,必然会在朝廷掀起轩然大波。

    “刘忠,你说这个徐苏氏说的是真还是假?”陈玦微微一叹息,随口问了一句。

    “啊?这——”突然被陛下点名的刘忠猛地惊醒,这哪是他一个奴婢敢说的!

    “算了,不问你了,问了也白问。”关于徐苏氏说的真假,这个只需要一查就知道了。

    倒是另外一件事,不得不让陈玦深思了。

    亳州郡守死了,却无人上报朝廷,他还是从一个妇人口中得知的。

    陈玦神色一沉,右手在桌案上敲了敲,很快,就有一个暗卫悄然出现在殿内。

    这场面,要不是刘忠见得多了,也得被突然出现的暗卫吓死。

    陈玦吩咐道:“立即到亳州郡暗查一番,切勿走动风声。”

    “属下领旨!”

    …

    因为是首届科举,加之陈玦急需启用寒门,是以首届科举没县试、府试。

    这一届科举里,无道德问题,家中又无罪者,寒门学子皆可到洛京进行科考。

    科举考试分三场,第一场文试从中选三十人,文试。

    第一场武试,三十选十,武试,考试内容为骑马射箭兵书攻城。

    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才是殿试,十选五。

    来考试的学子有很多,可以说这届科举竞争很激烈,压力也很大。

    在第一场考试完的第二日,陈玦就收到了学子们的卷子。

    “陛下,这是臣经过筛选后的试卷,请阅览。”右相恭敬的将试卷放在桌案上。

    “嗯。”

    陈玦大致的都翻看了一眼,看完所有的后,已经过去了将将有一盏茶的时间。

    “右相与刘卿也近身过来看看,你们觉得那篇文章写的最好?”

    两人走过去,看了一眼,回想着那些试卷内容。

    李绾略微沉吟了片刻,将写的最好的一篇递给陛下。

    抬手道:“依臣之见,这篇写的最好。”

    “臣赞同。”刘洵附议道。

    陈玦拿起右相与刘洵都觉得很好的一篇文章,点点头。

    这么多文章里,要说谁的文章印象深刻,还是现在手上拿的这篇。

    第一场考试试题是民生为题,其他学子都是从各种书上写民生如何如何。

    甚至还有夸赞当今天子,言现在的百姓过得富足。

    夸赞的话说不喜欢,陈玦也喜欢,只是现在这夸赞,他只想说一句呵呵!

    真当他这个天子是真眼瞎,不知道呢!

    倒是手上这篇文章写的最和他心意!

    以亳州郡为主,通篇写的都是亳州郡百姓的衣食住行。

    又是亳州郡!

    这来的还真是巧!

    陈玦刚好想要了解亳州郡的情况,就有人送上来了。

    不得不说是很巧了。

    巧到都让陈玦有些怀疑是谁在背后操控着?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女频小说当昏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女频小说当昏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女频小说当昏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