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天 第六百五十五章 千岛海战(二)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乾隆四十八年翻天 第六百五十五章 千岛海战(二)
(读趣 www.duqu.net)    北海军的舰队在郑文显的命令下,自西南到东北呈30度角斜向排开,左舷朝南,在离着荷兰人的舰队还有2海里时便火力全开,将成双纵队前进的荷兰舰队所过之处炸起一朵朵白色的水柱,海面如同沸腾了一般。

    十八世纪风帆舰的交战规则是在一链的距离上开火洗甲板,也就是相距十分之一海里;而北海军的这种“超远”距离打法,荷兰人根本不适应,由此导致各舰上一片混乱。

    卡比恩少将当即命人打出旗语,命令舰队以近乎九十度的垂直角度,向西北方向满帆前进。如此一来,舰队受到炮击的横截面便会大大减少。

    突然,一声类似大锤落在铁砧上的巨大声音,将“威廉四世号”上的官兵吓了一跳。对面的一发炮弹在噌到船艏锚的锚爪后,将它带的翻转了将近一圈,接着就掉在了海里;而那发炮弹也因此偏转了方向,在船艏的二十米外炸起了一团水柱。

    “他们的炮怎么能打这么快?”

    荷兰人从军官到水手都感到无比愕然。事实上从北海军开第一炮到现在,某些有心人已经数过了,就这么会儿工夫,对方射出的炮弹至少有数十发。

    “非洲人号”因为船舱破了个大洞,严重漏水,只得退出战斗。而船长不得不将船掉头,用尾部对着敌人,并命令木匠立刻抢救。

    “威廉四世号”的甲板上,水手长和副手们不停地抬头察看帆装,以便及时发现受到破坏的帆片或缆索。在桅杆的顶部,瞭望手大声的咆哮从未间断。卡比恩站在船头那里陷入沉思,在他左边不远的地方站着文书和副官,上层后甲板是候补士官们。

    当远处一颗颗炮弹呼啸而过,或随着一声爆炸的巨响狠狠打到舰队中的时候,他都纹丝不动。甚至有一发炮弹从他头顶十几英尺的地方飞过,落在右舷外的海面上炸出一道水柱时,他的眉头这才皱了皱。

    彼得.梅尔维尔.范.卡恩比男爵,这位具有苏格兰血统的荷兰海军将领,因在第四次英荷战争期间参与圣玛丽角战役而闻名。虽然当时卡比恩指挥的仅有32门炮的“蓖麻号”不敌英国人的“佛洛拉号”,但他成功的保证了护航商船队抵达了西班牙。

    让卡比恩感到困惑的是,敌人的开花弹在每次击中己方船只爆炸时,升腾起的并不是普通的白色烟雾,而是一道道伴随着暗含着火光的灰黑色烟雾,而且爆炸的威力极为骇人。

    事实上别看北海军的75毫米炮弹口径不大,可因为填装了高爆炸药,造成的伤害远比那些24磅或是32磅开花弹要严重的多。究其原因,主要是这年月除了北海军,其他所有国家使用的火药都是“低爆炸药。”

    所谓的“低爆炸药”是指黑火药在颗粒层面上接触反应,也就是热反应。因为这年月都是颗粒火药,热量是通过颗粒传递导致化学反应,生成大量气体,然后气体膨胀释放压力。所以开花弹在爆炸时,冒出的都是热反应生成的白烟。

    而“高爆炸药”就不同了。它是燃料和氧化剂在分子层面上的结合。也正因为如此,接触距离更近,反应速度也就越快。不过高爆炸药的爆炸不是通过热反应,而是依靠冲击波引发化学反应,基本上可以达到每秒6000~9000米的速度,而后产生的能量再继续引发冲击波,循环往复。所以高爆炸药需要雷管就是这个道理,冲击波引爆;而直接用明火点燃的话,它就是一个普通的燃烧物,最多带点有害气体。

    不过对卡比恩来说,困惑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眼下他主要考虑的是自己究竟要损失几艘战舰才能击败对手。

    “咱们快赶上他们了,长官。”副官的说话声并不大,但卡比恩能听出对方的声音里充满了急迫和喜悦。

    “发信号!命令各舰张开战斗帆!”

    “是,长官!张开战斗帆!”

    此时在北海军的各条炮舰上,炮长们不停的发出命令,炮手们则怒火填膺地执行着一道道命令,以最快的速度朝对方的船体猛烈轰击;在他们身后,一箱箱的炮弹如同流水线一般,被人从弹药库送到各个炮位上。除舰长外,低级军官和士官们在各处跑来跑去,帮帮这儿,说说那儿,出现混乱苗头随时处理。

    战斗打到这时候,郑文显已经定下了这场仗的作战原则,并通过步话机传达给了各舰指挥官。那就是如同剥皮一样,先用整支舰队集中攻击荷兰人舰队最外层的护卫舰和武装商船,削弱敌军数量,而后利用己方的快速机动,在近距离内通过一次性饱和炮击打掉敌人旗舰,迫使剩余船只投降。

    在北海镇海军干了这么多年,郑文显早就明白,这世界上就没有比75毫米炮打的更快的,所以只要和对手保持住距离,确保射击命中率,任谁来了也没用。

    “司令,荷兰人的船就要驶入一海里的距离了!”

    “我看见了!”郑文显放下望远镜,对身边的副官道:“通知各舰成一字纵队,跟随旗舰向西南方向前进!保持左舷炮持续射击!”

    半个小时后,当荷兰人的舰队顶着北海军的炮火,又损失了两条护卫舰和两条武装商船后,好不容易行驶到距离七条暹罗船还有一海里的距离时,令所有荷兰人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

    只见那些降了帆的暹罗船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推动一般,在海面上划出一道道水线,朝着西南面移动起来,而且速度还不慢。虽然荷兰人的舰队一直处在上风位置,船速很快,然而七条暹罗船跟他们始终保持在一海里的距离,由此也使得各船上的炮手一直处于干瞪眼的状态。

    我勒个去!卡比恩少将郁闷的差点喷出去一口老血。舰队各船上的舵手和水手们立刻又被指使的手忙脚乱,急忙调整航向。

    卡比恩在海军干了几十年,跟英国人、法国人都打过海战,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对手。北海军的大铁船不需要帆他知道,可眼前这些木船算怎么回事?!

    有帆对无帆,后者居然比前者跑的还快。这特么找谁说理去?

    此时位于荷兰人舰队最前方的归国大船“阿姆斯特丹号”上,几名正在操作船艏炮的炮手用绞盘和撬棒将那门炮口本来就仰起的12磅青铜长管炮又往上调高了五度,随着轰隆一声,在耀眼的火焰和呛鼻的硝烟中,一颗铁球呼啸而出,然而只飞出了九百多米,砸出一道大水柱。

    对面北海军舰队始终在开炮,而且打的愈发有板有眼,一、二、三、四、五、六、七,仅用了半分多的时间,七条船上一共打出了七轮炮。七十发炮弹落下,导致荷兰舰队中大部分船上的主桅平台被炸的破烂不堪。

    爆发迸射出无数木屑碎片,那些大块被引燃的木板被冲击波抛上空中,随后又落在甲板、标柱和吊床上,前桅帆帆桁的索具被炸的七零八落,帆片上有数不清的窟窿,没有受伤的水手要么拎着灭火桶来回跑动,到处灭火,要么就将伤员抬到下层船舱交给医生。

    此时各条船上的荷兰人已经快疯了,他们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只能被动挨打却无力还手的处境,为了提高船速,甲板上正在不停的将箱子、笼子、木板往海里扔。装有几只鸭子的笼子落在水里,而那些鸭子因为笼子的重负而不停的扑腾;一只惊恐万分的猫站在一个漂浮的木箱上面,不安的叫着。

    终于,拥有74门炮的归国大船“阿尔布拉瑟丹号”上,主上桅先后被两发炮弹打中,在一阵巨大的声响中,主上桅轰然掉落,滑轮、木块、绳索如同骤雨冰雹一般噼里啪啦的掉落,甲板上活着的人连喊都来不及,抱着脑袋乱跑。

    而在另一条名为“祖德堡号”的船上,上层后甲板位置早已变成了一片了烂木片,深红色的血流从上面一直流淌到艉楼楼梯残片下面的甲板排水孔里。吊床网架被打成了破铁条,主枙旁边翻到着着四门从炮架上滚落下来的炮管,上层后甲板上面防止破木片往下掉的安全网也被打出个大窟窿,里面积攒的帆具残片撒的到处都是。整条船变得歪歪斜斜,似乎只要海浪再大点,就会把它拍得粉身碎骨。

    “弗雷德里克王子号”的后中桅被打掉,“去相信号”的中部正在燃烧着大火,至于被炸飞了大部分桅杆的“蝎子号”,只能听凭命运的安排,在海面上漫无目的的飘荡.

    郑文显等待的时候终于到了。他命令手下各舰暂停射击,然后跟着自己,以三十度角从西面向东北斜插荷兰人的舰队。

    战斗打到现在,“威廉四世”号的桅杆居然没受伤,卡比恩觉得实在是个奇迹,不过船舷侧板和甲板被炸的也够呛,伤员众多,就快成空壳了。

    他从望远镜里看到对手调整方向,朝自己这支残破不堪的舰队冲来,于是对身边的副官道:“去下面,让所有能战斗的人做好准备。张开所有的帆,所有的!还有后中桅帆。”

    十几分钟后,“威廉四世号”零乱不堪的主甲板上,所有人已经分成两部分,一拨从下层甲板跑出来到船头集合,另一拨已经在船舯处做着准备。事务长脸色苍白,军械长的脸上满是黑烟,厨师手里提着一把大菜刀,其余的人手里也都抄着各种武器,甚至连船上的理发师和他的助手也跟出来了。

    而在下层的炮甲板内,各班炮组都做好了准备。他们此刻觉得只要让自己打一轮,就一轮炮也好。

    不过郑文显肯定是不会给荷兰人这个机会的,当他的座舰距离“威廉四世号”还有二分之一海里时,舵手向左猛打一圈,整个船身瞬间向左倾斜,右侧船舷下层甲板的炮窗已经全部打开,十门黑洞洞的炮口已经伸了出来,紧接着就是一团团明亮的火光喷了出来。

    “完了!”

    两层炮甲板内的荷兰炮手们呼吸都停顿了,无边的恐惧使得他们脑海空空,瞪大双眼。而站在船头处的卡比恩也微不可查的叹息了一声。

    瞬间,整个威廉四世号的左舷船板爆发出一簇簇明亮的火球,厚达半米的双层橡木船壳化成了无数碎片。在随后十几秒的时间里,郑文显的那艘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暹罗船上,十个炮组接连打出了五轮齐射。

    黑烟散去,整个“威廉四世号”的左侧船体被打出了好几个大洞,三层甲板内死伤无数。而相同的场景,也发生在了“代尔夫特号”、“弗雷德里克王子号”、“格特鲁德号”、以及“威廉斯塔德和博特塞拉尔号”上。

    几条武装商船和护卫舰被吓得魂飞魄散,掉头就跑。然而从北海军的船队里分出了三艘船,随着柴油机的大马力轰鸣,对方眼看跑不过,很快便降旗投降了。之后海面上再无炮声,只不过在各被俘获的船上,时不时便会响起一通密集的枪声。

    上午11点,身在前线指挥部的赵新接到了郑文显发来的电报:

    “指挥部:承蒙赵王看重,文显指挥舰队于本日上午7时,在千岛群岛海面经过激烈战斗,一举击溃荷兰人舰队,幸不辱命。此战击沉七艘双桅护卫舰,每船均装有火炮三十二门;击沉三桅战列舰一艘,共有火炮74门;双桅武装商船五艘,每船各有火炮五十门。擒获三桅战列舰两艘,归国大船五艘、护卫舰四艘,船名为‘威廉四世号’、‘弗雷德里克王子号’.均破损严重,需拖回巴城船厂岛修理。

    此战击毙敌军无数,具体数量还在统计,另俘获敌军1135名,包括敌方指挥官卡恩比少将及多名船长。

    由于双方船只数量和火炮数量的差别,我命令舰队采取了远距离炮击削弱敌军实力,并通过近距离一次性饱和攻击获得胜利。之后经过几场登船后的短兵相接战斗,击毙负隅顽抗的敌军多名,并缴获了敌方旗舰上的国旗及军旗。

    此战之后登船清剿时有敌方士兵点燃火药桶偷袭,造成重伤两人,轻伤四人。另有有两人在炮击时搬运炮弹时被砸伤脚部,造成骨折。因船上医疗条件有限,且敌军伤者众多,现请求立即送回巴城治疗看押。另战斗中消耗炮弹极多,请求回巴城进行补给。北海军南下第一分舰队司令,郑文显。”

    (本章完)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乾隆四十八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乾隆四十八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乾隆四十八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