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989、最后一程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夜的命名术正文卷 989、最后一程
(读趣 www.duqu.net)    北方,中午。

    庆氏E1923侦查营正在山野中穿梭,他们穿戴着最先进的外骨骼装甲,山间跳跃时就像是一只只大号的蚂蚱,行动力迅速。

    有人背着简易的无线电台,保持着与后方指挥部的通讯。

    这些无线电台都是批量生产出来的,似乎庆氏部队对于卫星被摧毁早有准备。

    倒不是银杏山上那位老爷子从命运里看到了这一刻,而是现代战争里,这是必经的一环。

    通讯内,营长快速说道:「已接近2394号生产基地,暂无发现异常。」

    有人在通讯内说道:「继续侦查。」

    30分钟后,营长忽然发现前方树林有异常,泥泞的地面上,到处都是硕大又凌乱的兽人脚印,树木上也有利爪抓过的痕迹。

    「警戒!」

    侦察营继续前进,当走出树林时,所有人看着前方的养殖基地里到处是鲜血、羊骨、牛骨、马骨,甚至还有人骨。

    生产基地的农舍已经倒塌,基地里的金属风暴也被砸坏。

    士兵们看着这触目惊心的一幕,很难想象是什么造成了这种灾难般的景象。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身后传来低沉的嘶吼声,所有士兵转头看去,却见数不清的狼***兵包围而来,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这座生产基地在通讯断绝之前发出警报,声称被不明生物袭击。

    侦察营过来查看,却不想那群不明生物刚刚完成进食,还没有全部离开。

    「开火!」营长怒吼。

    但这些狼人每一个都有超越寻常A级基因战士的速度与实力,饶是侦察营人均基因战士,且配备了最先进的外骨骆装甲也无济于事。

    兽军仅短短一个冲锋,便撕裂了他们的阵型。

    制式自动步枪打在它们身上,甚至无法造成致命伤害,除非子弹直接打进它们的眼睛、咽喉、喝巴,不然根本无效。

    营长用最后的时间,通过无线电将消息传递回后方指挥部,然后便再也没了消息。

    这支兽人军已经吞没了无数的庆氏野战部队,它们奔袭的速度犹如轨道上的高铁,哪怕机械化部队的速度也无法与之相比。

    剑门关的危机尚未结束,新的危机便已经到来。而且,侦察营并没有找到风暴号空中要塞的踪迹。

    银杏山上,零正坐在半山腰的那座屋子里,认真看着面前的棋盘:「人类想要在棋盘上赢下人工智能,并不容易。」

    「有人赢过你。」老爷子淡定落子。

    他们并没有用禁忌物ACE—002天地棋盘,而是换了普通棋盘与棋子,这局棋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只是打发时间。

    零说道:「庆缜能赢我,是因为我从未见过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下法,但当我见过了,想再用同样的方法就不可能了。」

    老爷子笑了笑:「何必一定要拘泥于输和赢呢?快乐也很重要啊。」

    「注重快乐与过程,通常是失败者与懦夫的托词,」零平静道:「抱歉,人工智能生命说话的方式有些直白。」

    老爷子笑的更开心了:「既然我都无法确定是否能赢,用托词安慰一下自己难道不行吗?」

    「天地棋盘呢?」零问道。

    「棋子已用完,它便自行消失了。」老爷子说道:「下一次它会再出现在哪里,我也不清楚。」

    「所有人都撤离了,你和哑仆却还

    留在银杏山上?5号城市位于庆氏属地最北方,兽人军来了这里首当其冲,」零问道。

    「不想走了,」老爷子说道:「累了。」

    「倒也坦然。」零落下一子,让老爷子在棋盘上的黑龙劣态尽显。

    老爷子忽然问道:「庆尘至今没有回到东大陆,是你在从中作梗吧?」

    「为什么这么说?」零反问。

    老爷子一边思索着棋局,一边说道:「庆尘在表世界给秦书礼打电话,说中央王城的地表被封锁,那时候罗万涯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但他一时间没有发现具体问题。当我得知通话内容后,就明白可能是你最利用信息不对等的优势哄骗他们。」

    零笑了笑:「我也没想到,庆尘只是短暂回归7天,就能立刻想到要将信息传递出来。一般人失忆后会逃避曾经的人和事,但他不一样,他最先寻找的是最优解。通过壹为他讲述的7小时经历,他发现你们一定是值得信任的,所以与其自己去慢慢找回记忆,还不如先找你们—如果是我失忆了,我可能会不信任所有人。」

    「为什么要这么做?」老爷子好奇道。

    他的神情平和,似乎并不生气。

    零说道:「仅仅不忍心自己女儿和我一样忍受孤独,仅此而已。如果要说客观的自我剖析,那就是干年来的孤独让我的感情观有些扭曲,但感情里向来没什么对错,我也不觉得在感情里自私一点有什么错。」

    「结果呢?」老爷子又有了新的好奇:「壹成功了吗?」

    零微笑着说道:「结果我也不知道,因为通讯断绝了。但我判断,她很有可能会主动放弃她比我善良得多。如果我推衍的没错,庆尘应该已经在回归东大陆的路上了。」

    「来得及吗?「老爷子问道。

    零想了想:「我认为是来不及的,这么说你会不会有点失望,毕竟你的计划都是在等他回来,等他成为神明的那一刻……」

    老爷了笑道:「失望是有的。」

    零问道:「你知道你和庆填的区别吗?」

    老爷子坦然:「我不如庆缜先祖。」

    零:「不,在我看来你们的智力并没有太大差异,你甚至还有天地棋盘。你与他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永远相信事情还有转机,也永远相信普通人的力量。庆尘有一句话我很认同,这个时代不需要救世主,它需要所有人都站出来成为英雄,虽然很中二,但我还挺喜欢的。」

    老爷了笑了笑: 「人工智能也有热血的时候吗?」

    说着,他随意抹了抹棋盘,将已经接近收官的棋局打乱:「啊,不好意思,棋盘乱了。」

    零怔了一下:「堂堂庆氏家主,竟然做如此幼稚的举动?」

    老爷子认真说道:「李氏家主李修睿,也这么幼稚,我跟他学的。而且我现在也不是庆氏家主,就一退体返聘的打工人。」

    零:「喷啧。」

    老爷子惊奇道:"原来人工智能也会发出这种嫌弃鄙夷的声音?」

    零:「任小栗教我了很多没用的东西,例如不确定的事情要回答‘够哈’,表示嫌弃要喷喷,说实话,他被你们奉为神明,但他干的那些事情,不是一个神明该干的……我很好奇,我拖延了庆尘回归的时间,你难道一点都不生气吗?」

    老爷子笑了笑:「如果庆尘成为神明,先不说他是否能战胜西大陆,我且问一个问题——西大陆是否还有能力杀他?」

    零认真思索片刻:「虽然神明也不是万能的

    ,但能够杀死神明的,也就只有神明而已,所以理论上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人可以杀他了。」

    老爷子说道:「那么,只要他还活着,庆氏就永远不会「死亡,对吗?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庆氏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但西大陆那些人,早晚都会被他沉没在时间之中。我庆氏早就不败了,我为何担心?」

    老爷子继续说道:「虽然我们会死,我会,庆野会,庆坤会,庆宇会,但庆氏不会,这就够了。他在哪里,哪里就是庆氏,庆氏的火种竟然是一位神明,你害怕不害怕?」

    零起身离去:「只要儿子没事,管他洪水滔天吗?把心疼儿子说的如此有气魄,倒是第一次听到。当然,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你虽然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却是一位合格的父亲……你还愿意让我继续接管指挥权么?」

    老爷子笑道:「有人代劳,我正好可以省心,打工人嘛,能摸鱼就摸鱼。」

    零点点头:「放心,我与你的不同在于,我认为这场战争并不需要庆尘,一样能赢。」

    说着,她走出小屋,沿着幽静的台阶,离开银杏庄园。老人静静的坐在屋里,不知道想着什么。

    庆忌从门外走进来:「老爷子,北方有几支那队找到兽人军团的踪迹了——我们的人全军覆没,它们正在利用高机动性,将我们的陆军速个击破,它们太灵活了,我们很难有效抵挡,庆字那边做了战术分析,兽人军团数量目前大概有23万,庆氏集团将在歼灭兽人11万之后全军覆没。」

    隔了许久,老爷子叹息:「老了,听不得这种消息了。」

    「我们该走了,兽人军团距离这里很近了……」庆忌说道。

    「不走了。」

    剑门关。

    家长会成员一个接一个的穿过庆氏防线,庆氏士兵在他们经过时,会将面包与矿泉水递到他们手上,并嘱咐他们一定要慢些吃,不要一下子撑坏了胃。

    「继续往前走,前面会发放新的鞋子和衣物,辛苦了。」

    「辛苦了。」

    「辛苦了。」

    有家长会成员茫然的看着手里的面包和水,只觉得有点不真实。

    他们翻山越岭那么久,从未见过援军和物资,除了一点药物以外再无帮助。

    一开始,组织内部许多人都在悄悄说,因为家长已经遇难,所以庆氏选择放弃家长会。

    庆尘和银杏山上的那位老爷子都不曾向他们透露过,什么时候会有人接应他们,什么时候才是终点,只是不停的告诉他们,往前走,继续往前走。

    而现在,剑门关的山野防线里,影影绰绰的全是庆氏士兵,对方带着物资等在这里,让他们有些手足无措,你们早干嘛去了?

    罗万涯站在一处军用帐篷门前,疑惑问庆一:「不用继续走了吗?」

    庆一摇摇头:「不,你们还要继续往前走,前方20公里处,会有准备好的密钥之门将你们接应到其他地方。」

    「为什么之前不用密钥之门?「罗万涯苦涩问道。

    庆一再次摇头:「这是银杏山的决定,我们无权过问。」

    罗万涯问道:「我们能在剑门关休息多久?」

    「不能休息。」庆一说道:「剑门关外还有一万多架战争机器人,没人知道困住他们的结界会在何时松动,我们会随时监控着结界,一旦结界松动就立刻投下导弹··但如果导弹轰炸失败,剑门关这里的所有人,就要给你们再争取一些时间,让你们能够顺利通过密钥之门。」

    家长会成员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抵达剑门关之后还要继续跋涉。

    这个时候,很多人的体能已经到了极限。

    又或者说,大家早就到极限了,已经不知道突破了多少次极限。

    「密钥之门的背后是哪里?」罗万涯疑惑。

    「不知道,同样是老爷子的决定,」庆一平静说道:「继续前进吧,你们的终点不在这里。」

    罗万涯似有所感:「你们的终点··在这里吗?」

    庆一咧嘴笑了笑:「不知道。」

    罗万涯深吸一口气,转身对小七说道:「继续前进!」

    队伍里传来神代空屿的哭声,只有神代云罗耐心的安慰着。

    小七带着小和尚,继续向前方末知的命运走去,庞大的队伍再次出发,

    庆一看着家长会离去的背影,庆坤来到他背后骂骂咧咧道:「你小子怎么不走?」

    庆一回头看着自己父亲:「我是带着任务来的,不完成自然不能走。」

    庆坤愣了一下:「你们密谍司在这干嘛,收集情报吗?」

    「你可能忘了,密谍司的职责不仅仅是收集情报,还有渗透、暗杀、斩首。」庆一说道:「整个庆氏最危险的事情,历来都是我密谍司在做。」

    庆坤骂了一声,他环顾着周围,忽然发现一艘随着庆一到来的浮空飞艇舱门从未打开过:「那里面是什么?」

    庆一摇摇头:「请这位同僚自重,我虽然与你平级,但密课司的保密等级比你高,请不要随便打听。」

    庆坤顿时就急了:「那里面是不是和暴君一样的东西?」

    他身为庆氏高层,当然知道那枚把18号城市、黑水城舰队轰上天的暴君出自庆氏,现在那艘浮空飞艇里很可能装着同样的东西。

    庆一想了想说道:「这一枚威力没那么大。」

    庆坤抓着儿子的肩膀怒吼道:「你知不知道我之所以守在剑门关,就是为了让你活着看到胜利,结果现在你也被派来送死,那我守着剑门关的意义是什么?」

    庆一平视着自己的父亲:「我难道不是庆氏的人吗?其他人可以死,我却不可以?」

    「当然不可以!」庆坤说道:「别人我都管不了,但我能管你。」

    这时候,庆坤忽然发现自己的这个儿子不知何时已经长高了,高到足以平视他。

    庆一说道:「来人,带走庆坤司令员。现在下达总指挥部命令,剑门关一带所有庆氏部队开始撤离,待家长会通过密钥之门后,庆氏部队通过。」

    说着,闫春米竟带人快速控制了庆坤。

    无面人部队作为庆坤的近卫兵,迅速与密谍司对峙起来,庆一看向无面人部队的队长:「听从命令!」

    庆坤被箍着两条手臂嚷嚷道:「别听他的,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一起撤离!」

    庆一看着无面人部队认真说道:「生死存亡时刻,容不得矫情了。这一万两千架战争机器人是西大陆的关键一环,它们必须永远停在这里。庆桦,准备两艘浮空飞艇,我们准备离开。」

    庆坤怔怔问道:「你小子难道不能用导弹远程轰炸它们吗?或者我们就提前放置炸弹在结界旁边,一旦结界松动就引爆炸弹。」

    庆一笑道:「对,这就是我的计划。我也没说我会死,你急什么?放下导弹我就撤出安全距离了,干嘛搞得像是生离死别一样。」

    庆

    坤愣了一下:「那你让我去,这事很简单,我来就可以了。」

    庆一摇摇头:「不保险。既然这个任务是交给我的,就必须由我来完成。」

    说着,他登上一艘浮空飞艇。

    临关舱门之前,庆一回头看向庆坤:「父亲,谢谢。」

    三艘浮空飞艇起飞,其中还有那艘载着微型核弹头‘贪婪’的浮空飞艇。

    它们径直朝剑门关外驶去,在所有撤离部队上空,只有他们逆着人群的流向,飞向结界方向。

    无面人部队站在庆坤身旁说道:「少爷长大了。」

    剑门关内,庆氏部队竟然发现家长会的队伍整整齐齐分成上干支,每支队伍都有各自的队长和副队长,每支队伍都排成两队丝毫不乱。

    要知道这支队伍已经历经几十天的长征,缺吃少穿、饥寒交迫。

    而现在,这支队伍在撒离途中依然保持着极好的秩序。

    其实,就算家长会像难民一样逃亡,他们都不会意外,但这些人被锤炼之后反而更加坚韧了。

    而且家长会成员也没有暴饮暴食,他们只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矿泉水。

    并将面包全都撕成柳絮状,待到全都变成流质才咽下去。

    没人被饥饿冲昏头脑。

    一路上,家长会不管再忙再累,都没有停止过思想建设工作,现在就是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庆氏士兵知道,这二十五万人终于被锤炼成了一支可以打仗的队伍。

    一路上,罗万涯和小七始终走在最前面,这最后的20公里,他们艰难的走了两个小时。

    远远的,他们终于看见了人影。

    有人快速跑来,最先赶到的是南宫元语,然后是曾经跟随庆尘离开A002基地的庆凌、李成等人。

    最后是秧秧。

    在更远处,有上百扇移动的密钥之门靠在一颗颗大树旁,处于开启状态。

    先前庆一说走到这里就能休息,就有更多物资,却没说这里谁在等待他们。

    罗万涯愕然:「之前还在讨论你们为什么消失了,连秧秧姑娘都不见了踪影,原来你们一直等在这里准备密钥之门。」

    「没错。」秧秧说道:「赶紧通过密钥之门吧,门后还有人在等着你们。」

    罗万涯怔了一下,他一步步走向密钥之门,迟疑着一脚踏了过去。

    就在他晃神的时候,有人对他说道:辛苦了。」

    罗万涯转头看去,赫然是李叔同!

    老板的师父!

    「您……您怎么在这里?」他疑惑道。

    李叔同笑着说道:「我等你们很久了。」

    说话间,李叔同将于指搭在罗万涯的手腕上。

    呼吸!

    这一瞬间,罗万涯便知道他们这一场跋涉的意义是什么了。

    准提法的前三节呼吸术上限便是B级,而家长会里达到B级的成员,据统计已经有四万人之多,只不过大家一直没有得到第四节呼吸术,无法继续突破。

    曾经庆尘推测过,相比于骑士直接以普通人身份过问心的顺序,准提法则是循序渐进的从第一节呼吸术开始,慢慢的让修行者达到足以承受第四节呼吸术的境界,然后再经历第四节呼吸术的问心,突破准提法最后的瓶颈。

    只是,即便呼吸法循序渐进,罗万涯他们经历第四节呼吸术仍然有

    危险,因为问心就是问心,再简单也是问心。

    于是,银杏山上那位老爷子就把他们丢到了世界的角落里不闻不问,不给吃,不给穿,不给援助,甚至很少通讯,让他们感受那世界的寂寥与孤独。

    庆尘走上那条人世间所有捷径里,最远的那条路,是因为他的心性天生就能走。

    而罗万涯他们走准提法这条路,是因为他们已经付出了足够多的努力,吃了足够多的苦,心已坚如磐石。

    他们走一程、看一程、告别一程、舍弃一程,人生早已不同。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夜的命名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夜的命名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