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女尊文9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女配穿梭日记正文 第八十章 女尊文9
(读趣 www.duqu.net)    “喂喂喂,你要干什么啊!”和安的手被握的有些疼,手腕处有些淡粉色的红痕,一红一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许奕风没有答话,把和安拉到一个无人的湖畔旁,松开了和安的手,望着那红痕,许奕风有些心疼,想伸手去帮和安揉揉,却被和安躲开了。

    许奕风叹了口气,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他的慢慢来。

    “抱歉,刚刚有人在跟着我们。”许奕风随口道。

    “谁啊?你怎么知道的?”和安神色一凝,道。

    许奕风睥睨了很安一眼,似乎很不屑这个问题。而实际上,许奕风心里差点没笑死,以前他怎么就没发现和安这么好骗啊!

    “叮!许奕风好感+???!现有好感:???!”

    又是一串乱码,和安退开许奕风好几步,这里没人,许奕风又不是许奕风,和安也毫不顾忌的道:“你是谁?”

    见和安这么问,许奕风眼眸中闪过一丝欣喜,她想起来了?

    “和安,你想起来了?”许奕风迫不及待的道。这时候许奕风还不知道,他只是获得他所有记忆中的一部分罢了,至于剩下的一部分

    “记起来什么啊?”和安问道,难道是记忆储存器里的那些东西?该死的,香菜这时候又不在,她改怎么办?

    “没什么,没什么。”许奕风低垂着眼眸喃喃道,还是没想起来啊,和安,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你快点说,你是谁啊?”和安道。

    “我是谁不重要,以后你会想起来的。”许奕风抬头,冲和安一笑,“只要知道我不会伤害你就是了。”

    和安皱皱眉,他到底是谁?和安抬起手看着手中的项链,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她好像在哪里见过,等等!这不是上个任务世界里出现的那个项链么?!怎么会在这里?!

    不对,这个项链好像又有点不一样,她好像在那之前就见过,而且很熟悉或许可以滴血试试,和安猜测,又看了看许奕风,现在可不行,等回到南宁王府在试好了。

    “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和安一刻也不想和许奕风待在一起,和他单独独处,她会觉得心口特别特别疼,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似得。

    “我”送你。这两个字许奕风还没有说出口,和安就跑远了。望着她有些踉跄的步伐,许奕风眼中浮现出一抹落寞,和安,你什么时候才能想起了?

    南宁王府

    和安回到王府,就屏退了左右连蓝绫也让她退下了。

    和安从梳妆台拿了一把剪刀,一手托着剪刀,一手拿着项链,这个项链和安可以百分百确定,她一定见过,不过这个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和安记得,在末世文中,这个项链是一个空间,是她从女主手中抢来的,靠的是滴血认主。这么一想,和安有不禁弯起嘴角,她发现了记忆储存器的一个漏洞——除感情外的其他的和安还是记得的。

    而随着系统的能量薄弱,记忆储存器的力量也减弱了不少,和安也记起了一些事,但是这是一个又一个模糊的片段。

    和安拿着剪刀往手上狠狠的一划,白皙的肌肤立刻出现了一颗晶莹的血珠,但是只有一点点,和安皱皱眉,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一把匕首,咬着牙狠心往胳膊上一划,血花溅到和安的裙摆上,绽放出一朵又一朵妖娆的花瓣。

    血滴在了项链上,项链立刻迸发出一道强烈的白光,一股庞大的记忆涌上了和安的脑海中。

    疼——和安心里只有这一种感觉,蚀骨的疼,就像是一千只蚂蚁在啃咬你的神经,和安的衣衫被汗水染湿,和安疼得根本没有力气,疼昏过去的时候又给疼醒了。

    大概这种疼痛持续了半个小时,和安才感觉疼痛感慢慢消失,而和安整个人仿佛是从捞出来的一般,和安趴在床上,喘着粗气。

    脑海中的记忆使和安觉得脑袋都变得昏沉沉的,和安幽幽的叹了口气,不得不开始整理这乱成一麻的记忆。

    她想起了她对斯特兰说,她会永远陪着她,她想起了,斯特兰看着她死去那绝望的脸庞

    她想起了,她静静在坐在简易川身旁陪着他画画,她想起了,简易川拥着她入睡的样子

    她想起了,陈琛每天送她亲手做的便当,她想起了,丹萌萌他们

    她还想起了

    和安笑了,这个笑容包含了很多,似乎是重新拥有珍贵东西而释怀的笑容,似乎是自责的笑容,似乎又是喜悦、忧伤的笑容

    和安蓦然想起许奕风说的话,她现在非常想见到许奕风,如果没错许奕风肯定是前世的那个许奕风,她记得许奕风说过,他是斯特兰,也是简易川,还是陈琛

    这么一想和安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如果蓝绫能看到和安此刻的脸庞,一定会觉得多了些什么,是的多了些真实的感觉,以前的和安因为缺少了记忆,而有些飘渺的感觉,让人虽然知道她是真实存在的,但是却又有些不真实。

    和安拿着项链,狠狠的啵了一口,因为它她才想起了这些。不过令和安有些奇怪——

    这个项链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项链又为什么会拥有她的记忆?还有许奕风为什么会拥有斯特兰他们的记忆?如果说他们是同一个人,但是长得却并不是一样的啊!不对!和安细细的想了想,他们都很神似

    哦!还有江寒衍!和安总觉得有很多不寻常的地方,江寒衍为什么会拥有记忆?

    和安总觉得这些和香菜脱不开关系,而且肯定和她有关联。

    这让和安开始怀疑第一次执行任务前,系统和她说的那些话的真实Xing她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Cao控着这一切,而系统说不准也只是那个东西布下的大局中的一枚棋子

    和安幽幽的叹了口气,太矛盾了,这些问题把和安的思绪搅成了一锅,和安依然得不到结果,或许许奕风或者系统能知道,从系统那里得知,和安是从来不抱以这个打算。

    而许奕风那里和安也不大确定,毕竟许奕风知不知道还是一回事。至于江寒衍,思及,和安的眼眸暗了暗,江寒衍不简单这是和安得出的结论。

    江寒衍在末世里只是一个小孩子,却有着比普通人还强大的心智,这个就是一大疑点,而且江寒衍给她的感觉不大对,很危险,又莫名的熟悉,好像认识很久了。

    不过,再怎么样,有一点和安可以确定的就是——江寒衍绝对不会伤害她,这个感觉连和安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和安却非常坚定这个莫须有的直觉。

    罢了罢了,得不到答案的事和安一般都不会想下去,她本来就是一个不爱思考的人,以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一辈子也改不了了。

    和安起身,看了看自己黏稠稠的耷拉在身上的衣服,有一种格外恶心的感觉,没办法和安有点小洁癖。

    立刻对门外道:“准备沐浴。”

    “是。”在门外等候的下人立刻回应道。

    沐浴

    在凤鸣国,沐浴更衣和古代一样,都是有下人服侍的,不过和安可不想被人看光光,便吩咐他们退下了。

    和安靠在木桶里,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和安现在很开心,真的开心,记忆回归,原先那种空虚的感觉也全部消散,就像一直困在囚室里的人找到一扇出去的门。

    和安再次拿出了项链细细的端详着,项链的样式很普通,一块白玉上镌刻着一个和安看不懂的字,类似于古代的甲骨文。

    不过和安对这个一点也不敢兴趣,她只觉得她第一眼见到这个项链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是属于她的东西。这个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感觉,和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但是,和安总感觉她还是缺少了某一部分非常重要的记忆,不过和安并不着急,是她的记忆怎么也跑不了,是你的终究还是你的,不是你的即使你夺过来也不会成为你的东西,更不会打上属于你的标签。

    就像一句话说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和安在木桶里不知泡了多久,因为精神得到了放松,和安竟沉沉的睡去了。

    梦里,她梦见了两个男子直接进行了约定,和安隔得很远并没有听到他们再说什么,她想要做过去听一听的时候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距离的问题让和安只能看见两到模糊的身影,她觉得格外熟悉,直觉告诉和安这两个人的约定和她有着莫大的关系。

    画面一转,和安又看见一名女子拿着剑刺向另一名女子,直直的穿过女子的胸口,莫名的和安觉得心有一瞬间的疼痛。

    画面在一转,和安看见那两个男子中的一位赶了过来抱起了倒在地上的女子,而那名持剑的女子望着男子痴痴的笑着,虽然和安也不清楚她到底有没有在笑,不过看口型应该是。

    不过她似乎能感受的到那个持剑的女子此刻的心情,有自嘲,又不甘,但最终都化为平静,女子对男子不知说了什么,举剑自尽了。和安感受的到,女子那一份释然的心情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

    但是,和安的心在女子**的那一刹那猛的抽疼着,而她自己也在那疼痛中醒来。

    和安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些干涸,似乎是有哭过,和安觉得那个梦似乎并不是梦,而是真实存在的。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配穿梭日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配穿梭日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配穿梭日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