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刘家人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市井宠妻正文 第三章 刘家人
(读趣 www.duqu.net)    这时,门猛地一下推开了,刘林背着刘文进来了,一只手托着他,另一只手还提着一桶衣服,后跟进来的刘秀红着一双眼睛。俩人都没有想到丽娘这时在厨房,还在给华儿喂Nai、丽娘虽然衣服并没有掀开多少,可是还是有些露了出来。

    刘林愣了一下,马上就转过身来,向一边的刘秀使眼色。

    谁知刘秀根本没看见只是一个劲地抹眼泪。丽娘也是知道的,这女人喂Nai是不好让男子看到的,于是侧了一下身,“林子,文儿咋了?你先把文儿放下来吧。”

    刘秀这才回过神,把文儿抱下来,放到蓉儿让出来的凳子上。“三哥,这可咋办呢,都怪我平日里没注意,这文儿的脚都冻成这样了,今天还和我去洗衣服,这脚都伤成啥样了。三哥要不你去镇上叫个大夫来,不然还是你把文儿背到镇上去。”

    丽娘这才注意到家里的人都穿的是草鞋,只有自己是一双前面破了洞的布鞋。文儿的脚本来冻伤了,这又被草鞋的绳子把脚上的冻疮磨破了,这冬日一冷,就好得慢。这会脚上满是血,又有些冻住了,看起来也是吓人得很。

    刘林低着头,缓缓地道“家里已经没有银子了,嫂子伤了头,都还是找郑大哥借的银子买药,这会难道跑到李家村去借?恐怕借到的话,再去镇上,医馆都关了门呢。”

    刘秀一听也气馁了,眼泪也掉了下来,“那咋办?都怪我这个身体不争气,二哥都给我花了那么多银子还是这样,要不是我,文儿脚都冻成这样也不会没有银子医。”

    “小妹,你别哭了,还是想想办法吧。”刘林也觉得甚是烦恼,以前他和小妹在大哥家,家里虽然穷,可至少吃得饱饭。大哥一走,在二哥家,那是…哎,不是二哥不好,只是家里张嘴吃饭的太多,嫂子又是那样。他从没有如此强烈的想要挣钱,可是这一时半会又上哪去挣钱呢。

    刘秀也是急得不行,蹲下身子轻声问道“文儿,你痛不痛?要不先去床上躺会,姑给你煮个荷包蛋吃。”

    说干就干,刘秀也顾不得自己脸上还未干的泪痕,走过去打开柜子,拿出小篮子,一看里面的鸡蛋和肉都不见了,随即想到定是嫂子又藏起来了,那鸡蛋和肉都是二哥拿来给嫂子补身子的,她藏起来了,哪还有拿回来的可能。又看到几个侄子侄女都是瘦瘦小小的,再看到这破破烂烂的屋子,硬是鼓起了勇气把以往自己从未敢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嫂子,你就把鸡蛋拿出来吧。你看看文儿的脚都伤成啥样了,就算你再护食,再怎么不喜欢他们,也不该这样啊。嫂子…”刘秀正对丽娘‘苦口婆心’地说教,眼前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急忙叫道“二哥,你回来了。这下好了,二哥你快想想办法吧,文儿的脚冻伤了呢,你看这该咋办才好呢。”

    刘柯其实回来有一会儿了,把刘秀的话都听见了,那时只是不好进来,就在门口听着,毕竟是自己的女人把吃的藏起来才会这样的,父母和大哥也是自己克死的。

    丽娘这才仔细打量刘柯,目测身高估计一米八几吧,古铜的肌肤,一张粗犷脸上只有粗粗的眉毛.一双黑亮的眼睛和挺直的鼻梁依稀可见,其余的都在胡子的遮掩下。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衣和一件薄薄的棉衣,腰间用一条青色的腰带一扎,下身是一条打补丁的粗布黑色长裤,衣服上的针脚也是清清楚楚。不知是不是衣服有些小,紧箍在他身上,倒越发显得他的高大。丽娘不禁猜想他衣服下的结实的肌肉,怕是比现代那些健美模特们好看多了吧。

    刘柯也感觉到了丽娘的目光,向她看去,不料正与她的目光相撞,只觉得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又说不出来具体那里不一样了,只觉得她看自己不像以前那么胆怯了。

    “丽娘,去把鸡蛋拿来,给文儿煮一个。”丽娘只觉得他低沉的声音还真好听,就如大提琴一般,Xing感有磁Xing,以前自己也幻想过有这么一个男朋友或者老公,现在这么一想,只觉得自己穿越了还真是不错呢,也许是上天看自己上辈子活得太苦了,补偿自己呢。

    文儿生怕俩人又像以前那样吵起来,连忙说道“爹,不用了,我没事,不用吃鸡蛋哩,那是给娘补身子的,我不吃。”

    刘柯见丽娘还是不说话,只认为她又像以前那样,认为自己不会把她咋样,所以她就不管不顾。看了看文儿脚上的血,于是加重了语气“丽娘,我…”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蓉儿打断“爹,娘没有藏鸡蛋呢。娘都做了鸡蛋羹,还煮了肉说给我们吃呢。”

    小娴这时还吃着手上热热的红薯,也跟着说道“爹,娘给我们烤红薯了,还抱了我,说小娴最乖了。”说着得意地扬着那半截红薯,小嘴周围也是黑黑的。

    这时刘柯和刘秀都有些尴尬起来,人家并没有藏鸡蛋,自己还一个劲地叫她把鸡蛋拿出来。丽娘也知道这不能怪他们,要怪只能怪以前那个丽娘,害的自己背黑锅。于是也不在意“蓉儿,锅里的肉该差不多了,你去把萝卜倒下去,再看看火。”这时怀里的华儿也吃好了,丽娘把衣服弄好,就抱着他哄着睡觉。

    刘秀这会也不哭了,抹干眼泪,走到丽娘身边“嫂子,华儿还是我来哄吧。”

    “嗯。”丽娘把华儿交给她,就站起来,想去看看文儿的脚,不料这一起来,眼前就发黑,也不知是饿狠了,还是头上的伤的缘故。

    “嫂子你咋了?是不是头上的伤还没好,要不去床上躺躺。”刘秀看见丽娘身子晃了晃,差点倒下去,又看她脸色苍白,怕她是累着了。

    “没事。”丽娘等缓过神来,就越过火坑走到文儿这,蹲下察看他的脚,伸手摸着他小小的脸“文儿,痛不?”

    刘柯看着丽娘,“这也不是办法,林子,你把文儿背上,我把刚猎回来的野猪拿上,看能不能在镇上换几个钱。”

    刘林本来在屋檐下晾衣服,听见刘柯的话,立马就要背起文儿,往镇上跑。

    丽娘连忙拦住他“这天都要黑了,雪还这般大,你们到了镇上,那还有人。我家乡有一个土方子,要不今晚先试着,明天再到镇上去买药回来。”

    “土方子?”刘林明显的不相信。

    丽娘想到原主的劣迹斑斑,声音就弱了下去,她们不会认为自己是在变着法的折腾吧“以前我试过,能行。”丽娘小的时候在农村那农活也是不少干的,冬日里手脚有冻疮那是常事,幸好自己爷爷给自己找了个土方子。

    刘柯看了一眼丽娘,只见她轻轻地搂着文儿,对他那是一脸的心疼,心里蓦地就相信她,总觉得她不会像以前那样了吧“那你就试试。”

    丽娘还以为他们没人相信自己呢,毕竟以前那样一个人突然变好了,谁也不会相信,冷不丁的竟然是刘柯相信自己,愣了一下把那土方子说出来“先把文儿脚上的伤口先洗了,去院子里摘点茄子枝折成小断。”不一会额刘柯就将茄子枝拿来了,放进锅内,然后倒入清水,煮至沸腾,倒入脸盆,等稍微凉一下的时候,把手伸进去,然后抓起茄子树,用茄子枝搓已经冻坏了的地方,见红为好。

    这话一出口,几人就直直的盯着丽娘,还是刘林先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嫂子,对于其它孩子我这个当小叔子的也没法说,毕竟华儿他们不是你生的,可是文儿他们是你生的吧,你咋能这么对他们呢?二哥挣回来的银子不是给你一个人花的,你要是嫌我刘家穷,可以。二哥,她的卖身契不是还在你那里嘛,等她把侄子生了就去卖了,大不了再花钱买一个回来。”后一句话显然是对刘柯说的。

    刘秀听了他的话,猛的咳了起来,一张脸更显得惨白“三哥,你疯啦。”

    刘柯听了也板着一张脸“以后这话不要在孩子的面前说,既然华儿他们叫我爹,他们便是我的孩子,没什么亲生不亲生的。既然你叫她一声嫂子,那卖不卖她,不是你该说的话。最好把你这混愣子的Xing子改改。你把文儿背上,我把野猪拿上看能不能在镇上换点钱。”

    “都这么晚了,你们去了镇上会不会医馆已经关门了,而且雪还这么大,你们…”丽娘话还没说完就被刘林打断“你管那么多干嘛,又不叫你拿一文钱。你是不是看二哥把野猪卖了给文儿看脚,你心里不舒服,认为那银子该是你的。”

    丽娘不禁有些郁闷,怎么都说自己“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让你们等一下,我那还有银子,你们拿去用吧。蓉儿,来,给娘帮下忙。”丽娘这又才记起原主藏在床底下的钱。

    不一会儿,丽娘就抱着一个缺了口的罐子来了,把它递给刘柯“这银子散的很,你找个东西把它装上吧。”那罐子不大,里面只装了一小半,大多数是一些铜板,只有几块碎银子。

    刘柯很是意外,她藏银子自己也是知道的,可是竟然没想到丽娘竟然会把全部的银子拿出来,似乎她好像变了很多。

    丽娘的手就这么伸着,见刘柯也不接,以为他是在意自已一开始没有拿出来,这下听见要把自己卖了的话,而把银子拿出来示好来了“你拿着吧,这银子我是开始没想起来,我本来还想着明天去买些米回来,你先拿去吧。放心,这银子是干净的,都是以前你给我的,我都…”说到这,丽娘心里有些委屈,自己并不是原主,还要背这名声,猛地把罐子往他怀里一塞“我去看看玉米饼子好了没,你带几个上,免得路上饿了。”说完跟逃似的走到灶边,揭开蒸笼盖子一股热气夹着玉米的香甜味铺面而来,拿起一个看了看,熟了。“蓉儿,去找个东西来装几个给你爹带上。”谁叫自己啥也不知道呢,原主又是个不进厨房的,当然吃东西除外,自己又是两眼一抹黑的。

    刘柯也不再耽搁,找了布,把银子都包了起来,再接过丽娘装好的价格饼子,正准备出门了,外面就响起了“刘家的,有人吗?”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市井宠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市井宠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市井宠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