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交心

读趣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市井宠妻正文 第六章 交心
(读趣 www.duqu.net)    丽娘看着他,再一回想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就明白了原因,自己说的那些话伤到了他呢。这刘柯是认为自己是灾星觉得家里发生的这些事都是因为他而感到自责。也是啊,刚才金氏说灾星的时候,他一直那么静静地坐着,好似说的不是他一样,还以为他不在意呢,原来…不过想想也是他就连自己的工钱都不去拿,而是叫刘林去,就可以知道。想了想,主动握上他的手“刚才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不是说你…”他的手很大带着厚厚的茧子,又很暖。

    刘柯点点头“我没事,快吃饭吧,不然就凉了。”

    丽娘看了看坐着的刘秀和刘林,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还是等吃完饭回房了再说

    “嗯。”转而给几个孩子一人夹了块鸡蛋羹,“多吃些,以前是娘不好,以后我不会了。”

    刘秀看着丽娘给几个小的夹了菜,又温柔的哄着武儿多吃一些菜,心里隐隐的觉得这个二嫂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如果二嫂以后一直这样该有多好啊,这个家穷是穷了些,但不会整天闹个不停,这样也挺好的。试探地问道“二嫂,我感觉你变了好多,不过你这样挺好的,你应该不会再变回去了吧?”

    一听这话,家里的人都把丽娘看着,想看看她的反应。丽娘知道这是自己该表态的时候了,见武儿碗里没有菜了,又给他夹了一些菜便拿出一直一开始的措辞“以前因为我刚被买回来,再加上我是被拐的,心里不得劲,所以我才那样的。现在经过这一摔,我想通了,毕竟文儿他们是我亲生的,我就算再怎样也不该对他们发脾气,他们是无辜的,我可怜,他们又何尝不可怜呢。现在看着他们这样我也心疼,以后我决定好好过日子,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

    刘秀一听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没事的,嫂子,只要你想通了就好,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对了,你老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人吗?”

    “我家在很远的地方,家里都没人了。”想起家丽娘不禁红了眼眶。

    刘秀一看自己把嫂子惹哭了,急了起来,“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说。

    丽娘抹了抹眼睛“没事,不关你的事。吃饭吧,要不凉了。”

    几个孩子早就饿了,听见丽娘发话说可以吃了,就大口大口的吃着,看样子是好久都没有吃到这么好的饭菜了。虽然有些狼香虎咽但是谁都没有抢。

    丽娘来到异世的第一顿饭就这么过去了,吃完饭后在刘秀的坚持中,坐在一边休息,丽娘看着家里这样那是能闲的住呢,翻了翻家里的‘库存’,决定了明日要在镇上买的东西后,想起做饭时,刘蓉补的衣服找出来,就开始补衣服。手里的这件衣服袖口磨损得比较厉害,看样式应该是刘柯的,想补可是却没有碎布了,也不知道家里的碎布在哪,毕竟以前的丽娘是从来都不会管这些事的。“蓉儿,碎布搁哪放着?”

    “家里没有碎布了。”

    “那有没有不穿的衣服?”

    蓉儿低下头“没有,家里的衣服都没有多的,就连小弟的尿布都不够用呢。”

    哎,这家实在是太穷了,看着身上补了一层又一层的衣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以后一定要让家里的几个过上好日子。反正是闲着没事就坐在一边看刘柯给几个孩子洗漱。也许是丽娘的目光太过炙热,刘柯渐渐的也有些不自在起来,虽说脸被胡子遮住了,可是从那发红的耳朵也看得出来他脸红了。脸红?丽娘有些想不通他为什么脸红?

    “咳咳。”刘柯把洗好脚的武儿抱起来,放回屋,再把脚受伤的文儿也抱回去“林子,你也回去睡吧,明天还要早点去镇上呢。晚上冷,把他们带好了。”

    这边刘秀也带着几个女孩子和最小的刘华准备回屋了,丽娘连忙叫住她“小妹,华儿晚上就由我来照顾吧。”今晚可是要与刘柯这个名义上的丈夫睡在一起呢,当然要叫个人一起了。

    刘秀一愣“嫂子不用了,华儿还是我来带吧,他晚上闹得很,你还怀着孩子呢,也累。”

    “没事,我看华儿晚上没有吃多少,说不定晚上会饿,我正好喂他。”咋能不让自己带呢,这可是挡箭牌呢。

    刘秀一想孩子还是吃Nai的好,就算嫂子真不会带,不是还有二哥吗,何况二哥是最护着家里的这几个孩子了,可以说就连自己和三哥都可以说是他带大的。

    丽娘把孩子接过来,抱着那软软的一团,心里高兴极了,有华儿在,至少晚上不用这么尴尬了。

    “你很喜欢华儿?带他就这么高兴?”刘柯不知为何看着丽娘脸上的笑就有些不舒服。

    “嗯?”丽娘还没有反应过来,刘柯就端着一盆热水过来了,把还带着热气的帕子递给丽娘。

    丽娘还是呆呆的看着刘柯,他到底什么意思?还在想的时候,一张粗糙的帕子就在自己的脸上蹂躏“痛,你干什么?”

    “洗脸。”刘柯依旧淡淡的说道。

    丽娘有些不满,你这是洗脸吗,简直就是欺负人“你刚才给文儿他们洗都没有这样,痛死了。”

    刘柯只抬头看了丽娘一眼,开始擦手“你跟文儿他们一样小?”

    好吧,自己确实不是孩子了,以前刘柯也有给原主洗漱过,可是都没有这样“我自己来。”丽娘想抽回正被刘柯轻柔地擦拭的手,不料竟被他紧紧握住“别动,小心把华儿摔了。”

    温暖的大掌,厚厚的茧子。看着自己的小手放在那粗糙的手里心里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这边刘柯擦完手,又蹲下给丽娘脱掉鞋子。

    丽娘连忙缩回脚“我…我自已来。”这还是自己有记忆一来第一个这么对自己的人,多多少少有些不习惯。

    刘柯依旧强硬地拿过她的脚“你还能弯下腰吗?以前我不给你洗你闹,咋现在给你洗你也闹?”

    丽娘只得不说话,丽娘来了这么半天也知道他是个非常固执的人。他愿意给自己洗就洗吧,反正自己挺着这么大的肚子也不方便。

    丽娘洗漱完就抱着华儿回屋了,把衣柜里乱七八糟的衣服迭好。这一看吓了一跳,衣柜里竟然有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这,丽娘知道这不是这个时代该有的东西,镇定地打开,里面装了一瓶红酒和白酒,还有一个照相机,打火机和一些上坟的东西,这不是自己当时准备去给父亲上坟所带的东西吗?这么会在这里?难道这些东西也跟着自己过来了,可是自己是魂穿啊,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在里面翻翻找找,咦,还有胶卷,这还能用,自己是把它拿去卖了还是放在那里做个纪念?

    “你怎么还不睡?”

    “啊?哦,我马上就睡了。对了,你知道这个是哪来的吗?”说着扬了扬手中的袋子。

    刘柯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我把你买回来的时候你不是一直抱着这个,怎么?记不得了?”

    丽娘点点头“我这一摔头有些痛,以前有些事记不得了。”算了还是不想了,把这放好以后说不定有用。

    “你没事吧,头还痛吗?明日我带你去看看大夫。对了,这银子还是你收着吧。”刘柯说着把银子递过来“我给你了就是你的。”

    “那好吧,我收着以后你要用就问我要。”有些困了,睡觉吧。把头上的木钗取下,拿起那把断齿的梳子就梳头发,可是也不知道这原主到底是怎么梳头发的,这头发毛毛躁躁的不说,还打了许多结,自己又怎么梳都梳不好。气的真想一剪刀剪了。

    一只手拿过梳子“哪有你这样梳头发的?”一手拿着上面的头发,一手轻柔的梳着,一会儿就梳好了。“睡吧,灯油快没了。”

    丽娘脱了外衣就感觉冷,连忙钻进被窝,可是这被窝里也冷。丽娘为了避免和刘柯接触就把捂着厚厚的棉衣放在中间,屋里一黑,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床板一动刘柯躺在最外面。

    丽娘躺了好一会儿,还是觉得冷,手脚更是冰凉,自己在现代,可是要抱着暖水袋还要盖厚厚的被子,有时都还是觉得冷。不动声色的往外面移了一点,再移一点。

    一声压抑的怒喝传来“你干什么,睡觉也不好好睡。本来以为你好了,哪知你还是这个样子。”

    丽娘听见刘柯的怒喝心里只觉得委屈,忍着打战的牙齿说道“我冷。”

    刘柯一愣,抱起华儿“睡到中间来。”

    丽娘听见刘柯的话,更是觉得委屈,自己一个人在这陌生的世界容易吗,眼泪不知不觉就掉了下来,为自己死去的亲人,还为自己的命运。

    刘柯见丽娘没有动,又听见轻轻的哭声,知道是自己错了惹她生气了。一手抱着华儿,再一手轻轻地把她抱到中间来。给华儿盖好被子,再解开衣襟,立刻就把她的身体抱在怀里,只觉得她的身体跟一块冰似的。“别哭了,是我不好。不然该把孩子吵醒了。”

    听他这么说,丽娘只觉得更加委屈,这人你不该好好地哄哄我吗?只拿起拳头就砸向他“都是你不好,你欺负人。”可是某人的胸膛硬梆梆的,可是自己手都痛了。

    刘柯觉得头都大了,就算家里的孩子谁使小脾气可是都不会向着自己使,自己一说就不哭了,那会像现在这样又是哭又是闹的,何况这是头一回有女人在自己面前哭闹(当然刘秀不算)。这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只得哄着“都是我不好,不该欺负你,也不该说你,我给你道歉好不好?”

    丽娘本来就不是傲娇的人,这哭了一下也就算了。自己再哭也回不去了,何况还有人这么哄着,也哭不起来了。把脸上的泪水在他的胸膛上擦干净“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啊?”刘柯都准备长时间哄着呢,没想到她又不哭了,不哭了好“你是孩子她娘,何况当初我买你的时候答应过你,你嫁给我委屈了,以后我一定对你好。”

    丽娘一听心里不舒服了,那不是你买了谁,你就对谁好,本着我不舒服你也要不舒服的想法“那你当初为什么买我?”

    刘柯依旧老实的答道“当时没有那么多的银子,那里就你卖的便宜,我就买你了。”

    丽娘只觉得要吐血了,照小说里的不是应该回道‘当时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会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这刘柯可真是老实,一点都不按着小说的情节走,这傻木头。可是这是大实话,自己再不舒服也是事实“哦。”

    “好了,别哭了,早点休息吧,头还疼吗?明日我带你去镇上看看。”说着就长手长脚地把丽娘捂在自己怀里“怎么这么凉?还冷吗?”

    丽娘感受到身边的温热再看他几乎把整个被子都盖在了自己身上,仰起埋在他怀里的脸正好触到那一脸的胡子,缩了缩身子“痒。”

    黑暗中那双眸子越发的黑,把丽娘更是紧紧的拥在怀里“嗯。”

    丽娘一手抓着他的衣襟,一手摸着那结实的肌肉,想着这手感真好啊,就是感觉有些瘦,要是在有点肉,那手感就更好了。“刚才吃饭的时候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

    “嗯。”某人感受到那怀里的温软和胸膛上那只作乱的手,心里只觉得痒痒的,好像有许多只蚂蚁在爬一样,浑身更是热了几分。

    丽娘只觉得更暖和了,睡意也渐渐袭来,自己这一天也真是累了,可是还有话没说完“其实你不用在意别人怎么看你,你根本就不是灾星。你出生的时候这全国还有那么多的人出生,凭什么说你是灾星呢,而后面的事更是意外了,爹是打猎被老虎伤了Xing命,娘是生小妹她们产后出血而死。而大哥对你那么好,修房子摔断了腿,后来去了,这些事怎么能怪在你身上。如果你要是灾星的话,文儿他们那早就出事了,就是我也逃不开的,人总是要向前看,你在我看来是最好的了。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我不会再闹了。”后面声音愈来愈小,若不是刘柯耳力好可能也听不到。

    怀里正沉沉睡着的人根本不知道她这一番话给刘柯带来了多大的震撼,他活了二十几年听的最多看的最多的就是灾星的说法和别人惧怕的眼神,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更是用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把自己灾星的说法抹掉了。如果有人早些告诉自己那该有多好,不过现在知道也不算晚,自己至少还有二十年可活。叹了一口气,依照淡淡的月光看清怀里人的脸,缓缓闭上眼睛。
读趣 www.duqu.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市井宠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市井宠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市井宠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